漫漫雪路,犹如丝丝素绢,白得让人心疼。

触摸,迷恋那冰纯的妙觉;飘零,漫步那妖娆的浮云。

望曲径通幽,翩然灵动。

阅读(884) 评论(0) 推荐(0)

菟丝花攀附松木才能生存,在这个自然生物定律面前,没有人想过松木是否也需要依靠。十年悔之,无论悔什么终究是悔。不知道她是否会去曼哈顿的顶楼看灯,看那个曾经被许诺的繁花一梦。

阅读(1182) 评论(0) 推荐(0)

寂寞,冷情,是我在做一纸梦魇。

没有谁一直等谁,但有谁一直想等谁。想,“心”字头上一个相信的“相”,不容置疑!纵数古今汉字,向来拥有一种折服人心的魄力。

阅读(1119) 评论(0) 推荐(0)

咖啡屋,沙漏,

窗台,沙发,雨,

冬月了。

枝桠重重,叶子簌簌了一地。

阅读(120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