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故乡论】

我是在黔南州长大的,黔南州的福泉市。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市。但是家乡的人都这么叫他,所以我从小就把他当作市了。但是这和我没几毛钱的关系的,我不在市里,我是乡里的人,是不是市的名誉就和我扯不上半点的联系了。但是无论如何,在外乡人面前说起福泉市的时候,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莫名的自豪感的会涌上心头的。

家乡,我这里叫他做故乡好了。故乡,多好啊。这个词,不知包…

阅读(1664) 评论(0) 推荐(0)

莫言是谁?先前并不知道。一天,突然听说,中国有人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心里也并不大惊小怪。始终,中国地大物博,出现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应该是早几年就可以发生的事情了。

知道2012的若贝尔文学奖,是发给了中国一个叫做莫言的人,那是在空间看到的。因为在大学无聊,所以就喜欢上了文字,后来就加了一些文学爱好者为好友。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并没有什么可高兴的,至少,他并没有改变中国现代文学的一点点…

阅读(1692) 评论(2) 推荐(1)

凌晨如约临至。气候里有着阵阵的凉,并带着倦意。灯具的光透白,无力地笼着疲惫不堪的我。我就觉得不适得很,或者,得说句晚安了,作为一个常人来讲。

我总能自我感觉自己不算得是个常人,于是我就能强忍着泛困的夜扔给身体的不快。我继续熬战,与略发静得苍白的夜。

有时候我也不小心中计,在模糊的深夜世界,不知不觉被硬拽着,进了梦。

我走啊走,跑啊跑,吃了兴奋剂,停不下来……我总搞不明白自己在搞些什么,…

阅读(1497) 评论(4) 推荐(1)

黄天席卷秋色,玲珑飞花絮沫

飘进了风里,走近了远处秋山

晶莹了安放在目光里的苍穹

风初寒,细雨微凉

在这种天气里,踹了口气,如是纷雪一般

穿绕在指尖,渗入毛孔,心便是舒然

会在静静中的夜,喜欢站立于楼顶

用目光轻轻托起了几粒散落在夜色中的星星

我无表情,他们却是笑的……闪烁着笑的

我知道,他们都是居住在那幸福时间里的人

只是,我看得见他们,他们只看得见快乐的…

阅读(1360) 评论(0) 推荐(0)

这些日子分明有些阴绵,空气嘈杂,天高的秋见不得一丝的蓝。细雨在窃窃私语,吵得心情透不出半点光芒来。

大概是一个早晨,如往日匆忙地奔往教室,在快进教室的一刻,一股清新的香味猛烈向鼻孔扑来,很熟悉的味道,在座位上,细细地闻上了,贪婪地,很是喜欢。

“这是花香么?”不知是某君二了一句。

“难道阁下不知道桂花吗?‘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唐朝诗人宋之问在他的《灵隐寺》有写到过,阁下应多看看书才…

阅读(2097)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