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歹也算是个有模有样的男人,刚毅的脸庞,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人面前一站,还是能晾上几道阳光。可不知道为啥,自己却很没有女人缘。看着那些塌鼻子歪嘴巴的男人挽着漂亮女子的手,满面春光地打面前经过,说实话,我心里那股子浓郁的酸味,像吃了一枚青涩李子,难以言说。

让我受伤的第一个女子出现的时候,我正在一所中师学校上学。

那年代,在那里面上学,算是捧上了金饭碗。毕业后工作不用愁,还能每月从单…

阅读(1988) 评论(0) 推荐(0)

在我记忆中,那个大山深处的小村庄里生活着一个老头,他一头花白头发,古铜色的脸上满是皱纹,手中拄着拐杖,走路时双脚慢慢移动,就如我儿时十分熟悉的屎壳郎一样。对于村庄而言,他如同那天上的白云,家似乎就是他的客栈,他时常在那儿住不上三两天,就会让人接走。一次外出,他得经历个把月的时间才会回来。他回来和去时的情景相差无几,身后跟着两小伙,一人用扁担挑着两口箱子,一人则挑着答谢他的物品,从村口的老树下慢慢地…

阅读(1527) 评论(0) 推荐(0)

我的眼前,总浮现童年时期的那张照片。主角只有两人,一人为表哥,一人是我。舅父是一所乡村中学的教师,每月皆有工资可领,家境还算比较宽裕。表哥是舅父唯一的儿子,备受舅父母外公外婆的疼爱,吃的穿的,在众多姐妹之中,尽他优先。照片中的他出现在眼前,穿丁草梨布裤子,咔叽布衣服。这样的装扮,在那个贫穷的七十年代末,算得上十分齐整。站在表哥旁边的我,与他成了鲜明的对比,大有绿叶之嫌,这或许是表哥多年以来一直津…

阅读(2162) 评论(0) 推荐(0)

我们几个姐妹都长大了,聚在一起的时候,时常争着说自己继承了奶奶身上所有的元素。可在我眼中,没有一个是美的,要说有,只能算大堂妹,她还稍许遗传了一点奶奶的血统,因为她具有一身晒不黑的皮肤,似凝脂,若牛奶。

时间定格在一九二三年夏日的一个下午。灿烂的阳光越过高大的围墙,越过围墙内青色的瓦背,落入宽敞的院落之中。庭院中挂满果实的梨树,在油光可鉴的石板上筛出细碎的暗影。厅堂的太师椅,躺着一个男人。…

阅读(1615) 评论(1) 推荐(0)

村庄的后面,是一排小丘,小丘上长满枞树,密密扎扎,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高大的枞树,站立在山坡上,高高矮矮,错落有致,伸出的枝叶,四季茂密异常,浓浓一片,从眼前延伸开去,视线难达尽头。起风,枝叶在原野中狂欢,尽情摆弄它诱人的身姿,传来松涛阵阵,在耳边谱就动人的乡曲。游子归乡,立于村口,那在梦中萦绕的松涛,此刻真实地显现在耳边,平日烦恼瞬间没了踪迹,满身的愉悦,遍体的轻松。

乡民们大都在自家…

阅读(4476) 评论(0) 推荐(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