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马驰北

老马并不老,叫他老马是对他的尊敬。

初识老马是2013年4月下旬,老马初到我们单位的时候心情很不好,不是普通的很不好,而是非常不好。那时候宿舍是一排破旧的平房,牛毛毡都被大风吹掉了

阅读(493) 评论(0) 推荐(1)

文/马驰北

1

是夜,一同事说,他有一个大学同学、闺蜜,也是同乡,因为老家就业压力大,准备来我们县找工作,初步计划过来了考教师岗位,但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求同事在这边给她物色一个比较靠谱的男

阅读(496) 评论(0) 推荐(1)

文/马驰北

潺潺溪水相思泪

遍地黄叶尽是情

游子归乡心也怯

峭壁千尺实难登

鸡鸣狗吠交相应

雾霭深处耕牛声

曲径连天骡铃响

望尽关山无处寻

QQ:510012818

阅读(396) 评论(0) 推荐(0)

文/马驰北

还是那么高

而妈妈的身躯

却矮了许多

许多……

————

还是那么平

而父亲的皱纹

却深了很多

很多……

————

还是

阅读(605) 评论(0) 推荐(0)

文/马驰北

人生难得几回博,枯木逢春犹再发;

静待三伏一片绿,谁还记得你我他!

阅读(468) 评论(0) 推荐(0)

文/马驰北

在云贵高原的崇山峻岭之间,有一个小山村,名曰关沙厂。

关沙厂不产沙子,地形像一把面向东方的藤椅,左右两边和后方都是高耸的大山,山高坡陡,林木茂密,花草繁多,两条溪流沿山根而下,叮咚

阅读(455) 评论(0) 推荐(0)

文/马驰北

切牙甜瓜,只需一闻,肺腑皆甘爽。

摘粒红提,只需一抿,舌喉俱清凉。

时近中秋,瓜秧消灭,林木枯黄,葵花低头,紫提点缀,瓜果飘香,这便是疏勒一年中最美的九月。

黄昏,高悬一天

阅读(528) 评论(0) 推荐(0)

文/马驰北

八月尽,风微微,谷硕硕。

收获的味道总是最美的,田野里的谷子已金黄,午后的阳光很辣,没有一丝云彩,照的谷子发出金灿灿的光亮。

看,两个汉子大汗淋漓,穿着老式的红背心,光着脚,裤

阅读(793) 评论(0) 推荐(1)

文/马驰北

昼夜更迭,终道不尽无以言说的青春;万千霓虹,仍留不住肆意狂奔的年华,漫天飞雪,竟润不净污浊刺鼻的空气。

是夜,寒风凛冽,一群青年男女走出酒吧后,紧了紧自己的衣领。

短暂的适应后

阅读(649) 评论(0) 推荐(2)

文/马驰北

高中时候,我的班主任给我们灌输了一种思想:“凡事都要靠自己去争取,好事不会白白等着你,就算欺骗也无所谓,只要不害人就行。”这句话深深影响着我。

因为高考成绩不理想,在一片“复读”的

阅读(603)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