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马驰北

老马并不老,叫他老马是对他的尊敬。

初识老马是2013年4月下旬,老马初到我们单位的时候心情很不好,不是普通的很不好,而是非常不好。那时候宿舍是一排破旧的平房,牛毛毡都被大风吹掉了的那种平房,我们给他安了一张木板床,他躺上去就全塌陷下去了,起身扶着腰满脸是苦笑,苦笑的不仅仅是那一张破床。

卧室里支了一台一米半高的风扇,没日没夜呼呼的转着,因为我曾两次中风,心里阴影特重,担心…

阅读(490) 评论(0) 推荐(1)

文/马驰北

1

是夜,一同事说,他有一个大学同学、闺蜜,也是同乡,因为老家就业压力大,准备来我们县找工作,初步计划过来了考教师岗位,但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求同事在这边给她物色一个比较靠谱的男朋友。

说到此,我快速地在脑海中搜罗自己身边认识的人里面,有没有合适人选。

粗略筛选,在我身边这样的男青年有很多,吴君便是其中之一。我作为一名固执人士和无烟主义者,对此君的评价还是可以的,此君…

阅读(493) 评论(0) 推荐(1)

文/马驰北

潺潺溪水相思泪

遍地黄叶尽是情

游子归乡心也怯

峭壁千尺实难登

鸡鸣狗吠交相应

雾霭深处耕牛声

曲径连天骡铃响

望尽关山无处寻

QQ:510012818…

阅读(393) 评论(0) 推荐(0)

文/马驰北

还是那么高

而妈妈的身躯

却矮了许多

许多……

————

还是那么平

而父亲的皱纹

却深了很多

很多……

————

还是那么静

而游子的心

却乱了很久

很久……

字字灼心不是言词烈,而是动情了;句句触情不是文字美,而是心乱了。

(qq,见其他文章)…

阅读(602) 评论(0) 推荐(0)

文/马驰北

人生难得几回博,枯木逢春犹再发;

静待三伏一片绿,谁还记得你我他!…

阅读(46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