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 法 洒 脱

我被单位派到成都学习。

来到府南河边,靠着一棵依依垂柳坐下,看黄昏里的夕阳。

那一轮夕阳,斜挂在鳞次栉比的高楼上空,润润的,红得好妩媚好温柔,似刚刚飞上娇羞的新娘面颊上的那抹绯红,与空中那些五彩缤纷的气球比起来,那些气球也太热烈了吧!落日映在在河面上,是那么淡雅、那么俏丽,使水波不兴的府南河也变得生动起来。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景致,这样的黄昏,应该属于那些相依相偎的恋人们…

阅读(1158) 评论(0) 推荐(0)

家有小儿

我怀着甜蜜的感觉轻轻叩击家门,侧耳倾听。“你是谁呀?”门内传来奶声奶气地询问,这是我家小儿这几天刚学说的普通话。“我是妈妈,宝贝,请开门!”门打开了,那个小家伙旋即扑到怀里,搂着脖子,先在脸上亲一下,然后说:“妈妈,你回来了。”随即滑下去,再把拖鞋送到脚边,“妈妈,这是你的拖鞋。”一连串服务周到细致,回家的感觉真好!

自从他能够上门把锁的那天开始,家里负责开门的活儿就是他全包了,…

阅读(1760) 评论(0) 推荐(0)

雨巷情结

特别喜欢那样的景致,绵绵密密的细雨从天空飘飘洒洒而下,润湿了街面,当然也淋湿了楼下那片已经有些古老的瓦房房顶,窄窄的小巷子里几棵高大的梧桐树经过雨的亲吻,青翠欲滴。推开窗户,几分清新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令人心旷神怡。街上的行人,撑着各色的伞慢悠悠地走着,享受雨丝带来的清凉与缠绵,而窗内的我正欣赏着由他们用伞花描画的风景。

“撑着油纸伞\独自仿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

阅读(1615) 评论(0) 推荐(0)

愧 疚

一个月,仅仅一个月,父亲与外婆的相继离世,让我夜夜不能成眠。

外婆活了九十六岁,高龄辞世,她无牵无挂。然而,父亲,一辈子刚强的父亲,一辈子健壮的父亲,一辈子劳苦的父亲,竟这样走了,只在人世停留了六十五年。

去年六月,父亲突然想起作胃镜检查,万万没想到的是竟是食道癌中期!这犹如晴天霹雳,击的全家人从此没有了笑脸。在父亲面前我强打精神,鼓励父亲要坚强,背后我只能以泪洗面。一年多…

阅读(2057) 评论(0) 推荐(0)

对不起,吴老师

这篇文章是写给中学时代教我语文的吴高奎老师的。

二十年来,对吴老师,我一直怀着深深地歉意,为我的稚嫩、无知和莽撞!“吴老师,对不起!”这是二十年来一直在心中无数次重复的话。

1986年,我从渔溪小学进入渔溪镇中学读书。我们是渔溪镇中学开办的首届学生。吴老师教授我们班语文。他原来在渔溪小学教书,可能是他很优秀,镇中学成立时,他被选进来了吧。吴老师也是我爸爸的朋友,因此,我…

阅读(3118) 评论(4) 推荐(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