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着你,2012年12月21日

——不见,不散。

古来辉煌,千年一叹。

残垣断壁,余史卷寥寥,

像腾空的鹰,一般灿烂。

谁将尘封了的开启,

第六纪,在玛雅祭司的预言中,新生。

荒唐,诡谲,神秘,躁动,不安…

我看不懂,

逝去了的文明,就此沉默,

像迪奥尼修斯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

这种预言,不堪一击,在哂笑中破灭再三。

曾经,

达到了一个金字…

阅读(1253) 评论(0) 推荐(0)

执夜一角,厮守一方,月悬半空,俯视南北,转眄流年,天下融融,中秋既盈,奈何再亏?潮涌大江,雪卷千叠。…

阅读(1231) 评论(1) 推荐(1)

蒙蒙烟雨中的徽州,粉墙黛瓦,浸润在雨中,古色古香,宛如翰墨歙砚旁的宣纸描上饱蘸诗意的美从容一笔,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娴雅。人总有这样一种情结,那就是见景生情,所谓的情可能是怀旧之情,也可能是凭古吊今,于前者我会不禁联想起一年前去华山时的情景,我时不时会把黄山的美与华山作一比较,于后者多是游历古代遗迹时。长途汽车像一叶扁舟从画的边际伴着橹声摇入黄山脚下。登记入住,总算有个下榻的地儿,天色早已暗下。翌日清…

阅读(6591) 评论(1) 推荐(1)

天色微明,迤然半开。村前岭后,雪俦地侣。念尽处,几度亲切几番相恋。梧桐萧萧,暮草戚戚。峰啸天堑,兽走凫惊。腊寒天,江南雨落江北雪纷飞。…

阅读(1377) 评论(0) 推荐(0)

司掌南国的天公是位生性暴躁的老翁,呼风唤雨海风习习全系于他一人心情之好坏。他高兴了,天高云淡,湛蓝天空;他怒了,眉头一蹙,天空便雷光崩裂,三界聩聋心悸。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写照。 从长安到上海,一千多公里之遥,在火车的引擎声中,星夜之隔便是春夏之分,跨越了半个国度,真可谓千里迢迢。早在四月时就拙笔《南国四月晨------懿然》。那时间,初到南国,总不免连连想起诗词佳句,屏气吐纳湿润的空气,欣赏着香樟…

阅读(131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