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起来是个很斯文很憔悴的人,深度的眼镜片被尘土遮了一大半,让人看不清他的双眼,我们找到他时,他混在一堆民工中很不起眼,由于搬迁,我们急需找几个搬家的工人,他有幸被选上。

我们一共选了四个人,除过他,个个彪型大汉,一进门他们就动手搬东西,三下五除二就将我们奋斗半生的家当搬在了客厅中央,一番讨价还价就要搬出家门,这时他说话了,神情很谦鄙,说大哥大姐,你们如果有不要的东西能不能送我一些?我家里确实…

阅读(2140) 评论(0) 推荐(1)

九岁那年,无奈中我和母亲相逢了,其时正是阳春,天气不热也不冷,老家地里的油菜花正开的艳,蜜蜂高兴的飞来飞去。

在奶奶家我已经读小学了,父母写信来让把我送回他们身边,说再大点就不好教育了,外婆和奶奶会惯坏我的,接到信外婆就去奶奶家商议,后来决定她和奶奶一起送我,但是知道消息后我死活不肯回去,不想离开我熟悉的家乡,更不想离开疼爱我的亲人,我要在老家读书,要奶奶和外婆永远陪着我,于是整天哼哼唧唧,找…

阅读(2545) 评论(0) 推荐(0)

冬天到的时候,城南开了家火锅坊,招牌锅底是“菜豆腐”,听说非常火暴,好不容易等了个周末,聚集家人去品尝,可排着队等了半天,却怎么也吃不出记忆中的味道,品象也相去太远,无奈中只好做摇头状。

记忆中的“菜豆腐”是出浆率百分子八十以上的黄豆制品,刚出锅的“菜豆腐”看上去细白鲜嫩、吃起来非常精道、口味极为爽口。我的家乡盛产黄豆,也许是水质的原因,那里的黄豆个大、饱满,出浆率高,因此家乡的人都会做豆制品…

阅读(1789) 评论(0) 推荐(0)

最近老是做同一个梦,半坡上一户人家,嵌在光秃秃的土丘之间,门前堆满了砖瓦、石块,鸡在土堆里觅食,一只黑狗卧在那里,伸出长长的舌头懒懒地吐气,黄土砌出的院墙已经有些破旧,墙头上长满了清苔,院子不大,里面修有几间瓦房,还有几只窑洞靠山并排摆着,屋子的主人好像很老,脸色煞白,一副重病模样,他家的其他人似乎都很忙,急急地走来走去。这种情景在我的梦中多次出现,终于有一天,远在他乡的亲戚告诉我,他的父亲忽然得…

阅读(5675) 评论(0) 推荐(4)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崇尚一种时尚的休闲生活,以为只有那样才算掌握了幸福生活的真谛。然而对什么是时尚我们却并没有真正的把握。

有一天,在朋友的宴会上碰见了多年不见的同学,一个被大家尊为坐上宾的某局长的太太,如今的她仍然是纤纤细腰,风情万种,和二十多年前相比,她就是脸上多了几条细小的皱纹,而喷发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仍然是那样吸引人的眼球。

而我就象一个多日不见天日的病妇,刚从下乡的途中匆匆赶来…

阅读(2872)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