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叫醒村里的小伙伴,一同到村边,怀抱画着小鸟的风筝人人笑开颜……” 这歌一到春天便有人开始唱,娃娃听到了也跟着唱。唱歌的娃娃爱煞了风筝,只是自己一直没有,看着别人放时急的只跳脚。娃娃的爸爸看见了便告诉娃娃,若果娃娃能考到班里的第一名,他就会给娃娃做一个大大的风筝。

娃娃相信爸爸的话,从此便开始认真读书。很早很早的起床读书。清晨炊烟袅袅升起,缓缓上升,被风追着…

阅读(1323) 评论(0) 推荐(1)

时间是把刀,将回忆切的七零八落,我默默地拼来了,最后的最后,我只看到了两个字:遗忘!

——题记

电话接起的那一瞬间我还在发愣,那边传来的声音直接印入耳帘,慵懒的声音,熟悉又陌生!一时间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听着声音,不曾想过那边的你过的好不好。

时间过的太快,一晃这些年都过去了。最初的时候觉得每一天都很难熬,现在却觉得一年的时间也会很快的偷偷溜走。时间很快,相聚却短,那些约好的日子总是遥遥…

阅读(2181) 评论(1) 推荐(1)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李清照

若菲在键盘上轻轻敲下几个字:安妮一直在我耳边说破碎带来的快乐,可以不再绝望。

不多久有人回复:安妮还说过,即使不能善待,但那依旧是恩慈,只是幻觉稀薄。开心点……

若菲想,安妮,有说过这样的话吗?

我是走在崩溃边缘的人,成天活在惊恐的梦中,担心别人虐夺…

阅读(1529) 评论(0) 推荐(0)

我的父亲是那个年代少有的晚婚,以至于当我还未毕业便已年过半百。这些年父亲的精神仍是很好,可头发还是抵挡不住时间的侵蚀日渐斑白。这些年,每每回去,看着父亲苍老的身影总是心酸不已。而在父亲眼里,我永远都是小孩子,是那个爱跟在他身后玩耍的孩童。我也一厢情愿的认为,只要我不长大,父亲便不会老去。父亲一直是我心中不倒的山,永远屹立的神。记忆中的他,无所不能。大到造房子,小到做桌椅篮筐,手艺精良。家里的很多东…

阅读(4729) 评论(5) 推荐(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