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苗贪婪的舔着勺子的底部,仿佛使出浑身解数,直到燃烧殆尽。空中突然出现一只飞蛾,它猛地向火扑去,没有一点对外界的留恋。它在火中轻轻的煽动翅膀,我突然觉得,飞蛾的丑陋,只是外表,它是这个是界上最美的动物。

世上有一种鸟儿,从一出生就开始寻找一棵长满荆棘的树,永不停息。直到找到那棵树,歇息片刻,便把肉深深扎进最长最尖的荆棘里,然后放声歌唱,它一生只唱一次,这歌声让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曲终命竭。{…

阅读(5428) 评论(3) 推荐(4)

世间有无数琐事,人们再无限的繁琐中渐渐的沉沦,顾不上瞥一眼周围的事物,只是慢慢的对它们感到厌烦,然后,忽略它们。却不知,它们很美,它们一直都在......

——题记

偶尔,瞥见窗外的一根树枝,月色朦胧,夜很黑,有着从不曾发现的寂静。蓦地,发现这根树杈包含着数不尽的内容。正是寒冬,树叶早在那个肃杀的季节随风而去了。数不清的枝枝节节依附在一根细细的枯枝的末节。好…

阅读(5252) 评论(1) 推荐(1)

曾经最漫长的是活着,原来最短暂的是生命。逝去的轰轰烈烈还在鼓舞世人,哪些人间离愁使得人心变得千疮百孔?

——题记

人生本来是一条条平行线,并无交集,但是没有光照先知,未来那些或悲或喜的事是否有人预测?

听到那个熟悉的人的死讯,心头洋溢的不止是伤痛和惋惜。别人说起来有什么值得,又何况我那么讨厌那个老人。因为他,我没有自由自在的童年,从不可以大声干任何事。他有心脏病…

阅读(5427) 评论(2) 推荐(2)

淡淡的云,轻轻的风,柔美的晨晨昏昏。

蒙蒙的雨,咸咸的泪,曾经的年年岁岁。

像突然来到这个国家一样,突然走掉。坐上飞机,才发现我终是没有等到第二个秋天,没有等到你的教堂,敲响第十二声钟。

蓦地,我发现不可以再问你一个不会的英语单词,不可以在转头看你糊满番茄酱的可爱样子,不可以继续纠正你生硬的中文发音。有那么多不可以了,那么多不再有了,美好已经成为过去了吧?

不过,主眷顾我,给了我那…

阅读(2676) 评论(1) 推荐(0)

萧瑟的风悄然拂过脸颊,出现了一道浅浅的伤口,渗出丝丝血迹,却全然不觉。

满身的尘土衬得瘦瘦小小的老妪更为狼狈,她吃力的俯下身去捡那个脏兮兮的塑料瓶子,快了,就差一点了,就差一点就捡到了。可是,她栽了下去,顺着下坡路打了好几个滚,疼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咬着牙翻了身,趴在地上艰难的揉着腰,仍然默默望着那个瓶子。深夜十二点的寒风中,她一点一点的向瓶子靠近,终于,她又一次伸出了手,那只手虽然又许许多多岁…

阅读(518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