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那是一个雨雪纷飞的傍晚,天黑的很快,寒风呼啸着,他从中央百货商场出来,昏胀的大脑顿觉一阵清爽,坦白的说骤变的温差使他打了个激灵。路灯已经亮起,可晕黄的光圈因为冰雪的催逼显得更微茫狭小了,他瑟缩着脖子,抖抖精神也赶忙去寻找回程的站牌。

他还是中午饭后,闲着没事,既不想跑去教室去混那两节实在提不起一点兴致的讲座,躺在床上蒙头睡一觉又莫名地心烦意乱,随手在枕边取一本书吧,没翻两页,先是…

阅读(3086) 评论(0) 推荐(1)

投奔

大年过后,走亲串友的一阵热闹,不觉间旧年就渐渐远去了。初六以后,外出打工的大军陆续开拔了,一年之计在于春,找到好去处的欢喜着过完年又欢喜着坐上了“回家”的车,厌烦了旧年工作的,亲友那里四下里忙络着联系新的去处。何苇的父亲又在唉声叹气,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使他犯愁,感慨钱难挣,感叹运气不如人,可今年他又添了一层新的郁闷。

何苇兄弟三个,他是老大,去年还挂名在一大学里上学,寒假前竟被学校除了…

阅读(1713) 评论(0) 推荐(0)

黄昏,天空褪去最后一抹金黄,渐渐冰冷起来的世界,变得陌生得让人恐慌,凉风也吹了起来,更催着无事可做也无处可去的我,得尽快地想办法,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如何把自己藏起来,更不可能使自己忘了自己。就那么神情落寞而又不无凄苦、急躁地缩在无边的阴影中,瑟瑟发抖,并疯子一样地喃喃自语着,“一天又这么快结束了哦,我难道还不做些什么吗?”

我还想着像天空中还残存着一抹夕阳时的那样,吝啬地怀抱着那稀薄的温…

阅读(1705) 评论(1) 推荐(0)

落日西沉。车水马龙喧闹了一整天的相府大院,总算随着夜幕的降临,也慢慢安静下来。

一对巡夜的侍卫提着一串灯笼走过,他们逐个地点检着相府各门的岗哨。领头的那个壮汉一遍遍厉声吆喝道,“弟兄们,眼睛都放明亮点儿!相爷有令,今夜,定有不速之客光顾咱们相府,谁要是哪里出了差池,小心脖子上的脑袋!”

皎洁的一轮圆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窜上了相府东墙外,那排风姿婀娜的垂柳枝头,疏密的树影更衬得那轮明月,清寒…

阅读(4174) 评论(0) 推荐(0)

不得已又要孤身远行,收拾行李的时候,才记起之前的那个行李箱早送人了。那时候想不就是破箱子吗,留给我也没用,我是没有料到自己也有离开的这一天,而且来的这么快。

不管怎么说重新买个箱子是必须的,黄昏饭后,因为辞了工作便也没有了压力,生活从一种固定的秩序里散开来,乱蓬蓬的。无所事事的窝在公寓楼里,无形中就有了几分烦躁,似乎自己成了一枝被折下的嫩柳,插在水里,表面看来青青依旧,婀娜妩媚,可枯萎已是可以…

阅读(2588) 评论(1)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