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对于我,最初的印象就是家。

因为,在湘西的每一个村寨不管周围的山头是如何的光秃,她的村寨口总会有那么几株高大苍老的树饱经风霜地矗立着。童年的我偶尔走出去,再疲惫地回来时,一看到村寨口的那几株老树,便知道到家了,一种温磬就在小小的心中开始饱满的鼓荡。尽管是走在路上,明明清楚离家还很远,只要望见某个山坳有一丛老树撑起的阴凉,就明白那背后一定躲藏着一大片属于别人的屋檐。屋檐是别人的,但家的感觉是…

阅读(16959) 评论(2) 推荐(5)

太阳懒洋洋地倚在山峦上,金色的光蜕变成一种艳丽而柔和的色彩。这时,整个栖凤湖就逐渐地生动起来。

原本靛蓝的湖面于是多了一些颜色,有了一种层次,如彩色绸缎般任意地铺张。风,湿漉漉的,紧贴着水面拂起一浪浪细细的波纹,金灿灿地晃动,便有一层薄薄的水汽如烟似雾般地飘渺着,却无法朦胧整个水的世界。湖边的青山仍然清晰,只是在翠绿里斑驳了一点夕阳的余辉,与湖水相接的岸线依然柔丽地迂回。那一只只炫目的白鹭或飞…

阅读(5854) 评论(2) 推荐(5)

沿着古丈的默戎河而下,你可以在大山挟持之间寻找到一节较为宽阔的河段。有七八架水车日夜不停的吱吱嘎嘎地旋转,清亮亮的河水便自然流进了两岸那一大片绿油油的稻田。傍田而立的是一个屋檐连着屋檐的寨子,炊烟和着鸡鸣狗叫的声音点缀起一幅很乡村的图画。再往后,便是山,便是崖,陡峭而巍峨地耸立。这就是九龙村。

村名的来历,据说是因这附近有九个山洞住有九条龙而得名。有不有九个山洞,大可不必深究,但放眼望去,那矗…

阅读(5877) 评论(1) 推荐(10)

很久以前,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淘金”竟会成了这个隐藏在大山沟沟里的村庄的名字。

那时候,我很青春,这名字和村庄一起美丽在心底深处。记得是趁着浓浓的夜色走进淘金村的,除了统一着黑色的青瓦背,我什么也没有看清。远距离的行走,已把一腔的兴致弄得支离破碎,很香醇的农家饭倒是彻彻底底地安慰了前胸贴后背的肠胃。

夜深人静,独自躺在农家的床上,咀嚼着“淘金&rdquo…

阅读(4528) 评论(1) 推荐(8)

鲁迅先生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湘西的路应是很多万年以前就有的,那时候的土著先民们以原始的方式穿行在大山和丛林之间,顽强、坚韧的脚步踏出了一条条汗与泪浸润的道路。这路蜿蜒在一件件苍老的文物里,曲折在一座座无名的古墓中。虽然,这路没有史书的记载,但它确确实实镌刻在人类历史的深处。

里耶秦简的出土,无疑是湘西的路在文字中最早的见证,一片片简牍以平地惊雷之势攻破了湘西原是不毛之…

阅读(5909) 评论(0) 推荐(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