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门外,红尘之内,爱究竟如斯,如何?

那一年,已恍然如梦,只依稀记得,那一身的粗布麻衣,发丝凌乱,痴痴傻傻,覆了容颜,也乐得逍遥自在。眸子灵动,笑声叮铃清脆。

后来,碧簪玉镯,锦衣华服,墨发三千垂落,浅步高贵,眼眸深邃,嘴角笑意清浅如画,不达眼底。自由生生锁在了“紫禁之城”。

第一次见娘娘,娘娘眉宇流转着一种看不清的殇,很浅也很浓,我唤了声“娘娘”,行了礼。

生于皇宫12年,我看…

阅读(446) 评论(0) 推荐(0)

露珠儿,绕着

天涯的边缘

翠叶欲滴的盈黄

浪流着斑驳的夕阳

如千年的牵念

我将其,搁浅于荒野

烙印在心央

泥土混着草香

绿叶攀着枝脉

诉说着记忆的绵远悠长

泛着古老传说的青树

是否懂得我静默的爱恋

当交错的手指与你紧紧相拥

青树,你可知我一世的安心…

阅读(605) 评论(0) 推荐(0)

曾几,何许,与黄昏一面之缘

如今,时辰,恋上了它晕染的落寞

故,此刻,尚且容许我,掬一笔尖黄昏,滴于眉心,清若流水,透于骨骼...

天际,纱衣,踏风,指动,半粒弧度,勾勒成形,一抹黄昏,晕染开来......

低眉,敛目,迎风,心动,有一滴泪,施施然,滑落......

忘记了,晕染中是怎样的一个浅遇,却将离散刻印在了眉宇,锁在了心央。

忘记了,浅遇中是怎样的一个相知,却将陌路…

阅读(1122) 评论(0) 推荐(2)

错过,一场仓惶的赌博

题记——错过,本就是一场仓惶的赌博,而不是一场精心的预谋。

许久了,墨染夜色,她依旧,纷繁的执笔,勾勒,轻浅的狼笔黑沫,迂回在白色宣纸,宣纸上相同的轮廓,不一样的姿态,气息。

偌大的房间,积满了成形的身姿;清秋深夜,思念凉透了她的指尖;记忆似雨,铺天盖地,葬了她的情牵。

那一日,一日,妖冶的红色嫁衣冰冻了她的奢望。虽然她知道,他不爱她们,但她更知道,他亦不爱她…

阅读(7107) 评论(9) 推荐(14)

心,敲不出键盘的感觉,显不出心绪中掩隐了的千般。 那一刻,仰起头,一滴泪滑落,没能够阻挡,微一笑,张扬了多少讽刺。

那一刻,孤独的滋味,跨越过预料,踩碎了习惯,挥洒着如此深重的涩味,坚强仿若洪冲击堤坝般轻易瓦解,任由脆弱肆意践踏。

输了?确实输了。

又一次笑了,应了自己的那句“笑是一种习惯,哭是一种奢侈”,或许真的是习惯了吧,越是疼的彻底,便越是笑的淡然。

淡然能被解释为…

阅读(121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