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启程)

再早的日子也是日出,太阳升起时,岁月却不曾歇过。

轮胎随脚步在万物朦胧的时候终于转动。车内的抑郁压低了的空气的高度,乱乱的话题还是停不下,就像暂时的呼吸。

一路的喘息纠结了每点无奈,却留下点滴的欢笑,而陌生的充实置在窗外,飞去空荡,填满了不退色的逍遥,也许,是真实的再来。

土墙,乱石,泥泞(乡村的路上,我爱上了它)

黄土垒起的土墙早已瘫软在乡村的角落,甚至已被抛弃…

阅读(11805) 评论(3) 推荐(4)

北国的肃杀侵袭仲夏的酷热,悲伤在不断膨胀。———题记

偶尔追赶

狂舞的骄阳煮沸一夏的暴怒,翻腾的热浪承认了风,风动亦是热动,何需动,心已动。

风是热偶尔的追逐,携着温润奔赴历史的另一端,结束的尽头。

鸟语的呢喃在追逐中投胎,六道轮回后化为风的咆哮。还有什么能挽留不该发生的空洞。

熟悉

一条回家的路,一棵年迈的树,一段过往的孩提,熟悉时间留…

阅读(3586) 评论(1) 推荐(3)

当日头西落,我们的年头便也如浪尖翻过。时日的多少早已不予追究,心的慢步才使我学会颤抖,如瑟瑟寒风中渔夫的憾动。只剩下夕阳,在空虚的缝隙照进夕阳几重?斜倚在哪个葱茏的山口。

夕阳的旧景重复了多少遍才映入了岁月的心扉。徘徊在门外的游子泪湿了几方单薄的衫衣。也许,只有颌下的白髯夺取了坚强的高地,不得不俯首,就是不可不回首,紧闭的双眼不知道朦胧,黑暗或许可以看清,到底哪里有了缺口。梦秦皇汉武的砖瓦城墙…

阅读(6255) 评论(1) 推荐(2)

西藏的巅峰,撑起了天的中心,皑皑的白雪就通向了天堂。

我以一枝雪莲,盛开的时刻纪念天堂,留下圣门前几缕纯净的清风和三朵前世的白云。

沧桑了千年的晨钟。

起风的秋多不得一份喧杂与污秽,正如河水中容不下半点尘埃;又是谁说起风的秋少不得一丝寂静。静坐白莲,双手合十中包攘宇宙的半边,当一声晨钟敲响,叶便落地归根,不论是秋风的劝解还是生命的归宿,叶只是旋落,沉睡在悠悠的钟声里,回荡着可悲的无奈。…

阅读(3864) 评论(4)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