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楼滴滴答答的时钟在不知疲倦地数着白天和黑夜的脚步,我不觉莞尔一笑,流逝的时光正每天在刷新自己,从里到外。

繁杂琐事堆积起来,就是一种负担。就像成千上万的蚂蚁抱团啃噬着你的筋骨血肉一般,赶走一拨又来一拨,只能看着自己的身体一截一截的消失。读着艾略特的《荒原》,完全没有一点感觉,全凭字符在素笺上跳跃。

当年,那首《时光机》在校园里掀起一阵热,现在,弹起的彩色玻璃球都带着些许的苍白,再也不会…

阅读(1475) 评论(0) 推荐(0)

“我想,恋爱的最佳年龄大概在十六岁到二十一岁之间。个人差异当然是有的,不能一概而论,但若低于这个,难免显得稚气未退,看着让人发笑;而若过了二十一岁甚至年届三十,必有现实问题纠缠不放。”我看到村上春树如是说。恰好,我还有两年。每次在博上都会认真看陆琪的文字,看着看着鼻尖就会不自觉一阵阵的泛酸,他总是以轻妙的文字一扫而过,关于爱情,关于生活。或许你会觉得现在谈生活这个话题会很沉重,而这真真实实的每一分…

阅读(1446) 评论(0) 推荐(1)

夜的漆黑和寂静蔓延成一大片幽暗的丛林,我保持沉默试图融入其中。

只是,嘈杂的声音,不断地钻入耳朵,然后刺透耳膜到我的大脑神经,腾地一下,我觉得自己的体温在缓慢上升,当升到最顶点,又呈弧线下滑,或许在下一秒,身体连同心都会像冰山融进大海里,悄无声息。因为物极必反。

如果,美只存在一秒,我对它的观察会增加到两秒,然后,定格,凝固。

十字路口人涌如潮的时候,突然想反方向走,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

阅读(1799) 评论(0) 推荐(2)

当雨水以雪绒花的姿态轻吻大地的时候,我的世界成了一片白,这白,白得纯,白得静,我很喜欢。回家来的第一场雪,下得纷纷扬扬,想想《2002年的第一场雪》这首歌,恍然,十年了,是啊,都十年了。

从旧有友中到我家有一段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今天就着这世界这样的雪白,我想一个人沿着路走走,我想充分的享受一下现在,我并不是一个享受当下的人,可能是蜀地人们及时行乐的思想感染了我罢,其实路上的积雪已经开…

阅读(2002) 评论(0) 推荐(0)

夜晚下那盏路灯

用自己微弱喘息的心

将昏黄的光竭力地倾泻

这是她对古老长街的宁静守候

荒野那棵独伫的树

任凭四季的轮回

骄逸抑或风姿

葱绿抑或凋零

她总是随意随缘随时随地

成为一抹独特的风景

这是她对未知远方的深思凝望

苍凉大地上缠绕的小路

用其细密而深邃的皱纹

证明着

时间从洪荒而来的脚步

风声从亘古而至的呢喃

这是她对逝去岁月的…

阅读(1580)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