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羽像前的沉吟

郑长春

“赊店有座春秋楼,半截插到天里头”。这句民谣,在古今赊店是家喻户晓、妇叟皆知的。但,有人却不知,这春秋楼里供的神像是谁?

是谁呢?

义贯古今、正气森严、忠勇义刚的三国名将,关羽也!

尽管咸丰七年(1857年)八月,此楼被捻军焚毁,但遗址仍在。历史不容忘记。二00五年春,一尊十二余米高的关公读春秋铜像及月台,在各界人士的欢呼声中庄严落成。

命运跌宕起伏…

阅读(2194) 评论(0) 推荐(0)

信义轩记

郑长春

庚寅年春,我的一篇散文《古镇遗梦》在北京获奖。抚摸着大红烫金证书,端坐办公桌前良久。正恍然入梦,手机响了,我赶紧接听,却是一个陌生的女中音。

她说,你是不是郑长春啊,对,就是那个成天写社旗文章的青年作家?

我听得一头雾水。以为骚扰电话,或是打错了电话。半天没敢作声。

“我叫贾梦旗,《古镇遗梦》的梦,社旗的旗……我看过你写的文章,把社旗真的写绝了,我现在…

阅读(1162) 评论(0) 推荐(0)

同福客栈一夜

郑长春

天色渐渐暗下来,暗下来,终于暗出了雕梁画栋深处的一片灯火。

这是深秋的赊店,这是夜晚的赊店。

我醉眼迷蒙,痛痛快快喝了一下午的酒,还来不及欣赏赊店的美景,就被友人引到了赊店清代一条街北头的同福客栈里。

满目的红灯笼,一闪一闪的,像仙女的眼睛,我不忍久望,却心花怒放着,一如灯笼里那神秘而朦胧的氤氲。

四周是清凉的装点,一些车辆和布衣匆忙地穿梭着。看不清,…

阅读(949) 评论(0) 推荐(0)

故乡是每个人身上的胎记

郑长春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地方被埋在最深处——那就是我们的故乡。

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在这个叫“社旗”的地方度过的。这里不仅有我熟悉的历史人文,更深深地埋藏着我童年的梦想和青春的记忆。

历史上的社旗也叫“赊旗店”,简称“赊旗”和“赊店”。这是一个有点怪异的名字。

赊:在汉语中的解释为“买卖货物时延期付款”。用这样一个字命名一个地方不免让人感觉有点不可…

阅读(1037) 评论(0) 推荐(0)

在中国,宗教信仰虔诚之庙堂多在名山大川,盖因那里风清气正便于修心养性是也。

有句话: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豫西南社旗县与方城县交汇处,有一座山——山并不高峻险峭,却因一寺僧众信仰大乘佛教而远近有名。于是,山叫大乘山,寺为大寺,也称普严禅院。

山有寺而高贵神圣,寺因山而八面尊严。二者巧结妙合,相映成辉,在中国的传统思想文化中已成独特风景。且看这大乘山,零零散散的珍奇堆积其上…

阅读(260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