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表以外的时间

曾力满

人类从无到有,有从生到死,似乎时间对每个都很公平,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但在人们的感觉上却又很大的差异呢?这就是人的主观感受了。当人类在混沌蒙昧的远古,原始人对时间的感受,大概都一样的苦多了少,因为自然太恶劣,人类太脆弱和渺小。到了宗教诞生后,人类有了天堂、人间和地狱的概念。人类不平等开始出现。

对时间的感受便开始分野。神魔小说《西游记》上说,天上一天等于…

阅读(1405) 评论(0) 推荐(0)

借尸还魂的现实寓意

——读蒋一谈《遗憾的中国时间》 曾力满/重庆

我被这篇随笔吸引了,一篇言简意赅的文字,借评点死去的作家,发掘出现实价值,比起它多篇份量沉重,不局限于微观评论而是总体评述,点到当今中国的沉闷,犹如石子投静水,必将引出读者的深度思考。

王小波作品也像许多名家一样生前被忽视,荣耀在死后才到达顶峰,因为中国人评价人往往说…

阅读(1489) 评论(0) 推荐(0)

一架形似弓箭的大弓架在肩上,一把敲弓的木槌,发出“嘭、嘭、嘭嘭邦……”,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这是留存在年过40岁人们心中的记忆——弹棉花。

说起这一渐行渐远的老行当,那可是历史悠久。元代王桢《农书.农器》对这一技艺就有了详细记载。弹棉花分:新棉花和旧棉絮两种。按民俗,纱线一般都用白色;但作嫁妆,棉絮必须用红绿两色纱,以示吉利。日前,我寻访了一位来自江浙到重庆…

阅读(1884) 评论(0) 推荐(0)

梦里和李双江同台歌唱

曾力满

像搅动水里的片片鱼鳞,记忆让我回到了70年代的知青时光。

当年,我到垫江县插队是集体下乡分散落户,但已是文革晚期的1975年了。都知道这时的下乡性质,只是镀金两三年要回城,所以生产队自然让我们知青点的三个知青做轻巧活,还给我们满工分。晒粮食,办黑板报,挎个帆布包下村子院坝给农民兄弟理发,算是队长安排我的农活。

一排青瓦白墙的独栋知青房,坐落在我们生产队…

阅读(158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