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原本是天上飘下来的雪花,谁也不认识谁,但落地以后,便融为一体,结成冰,化成水,汇集到一起,永远也就分不开了……

——题记

《一》

我的家在遥远的山村,在俊朗的山腰上挂着,像一轮月亮,高高的挂着。

清晨,最先听到的是父母的脚步声,轻轻的,踮着脚尖。

父亲要出山了,而母亲则要准备早饭。

“轻点,他俩还在睡呢!”这是妈妈的声音。

“知道你还说话!”父亲急了……

“呵…

阅读(2398) 评论(2) 推荐(5)

兄弟相逢,三碗酒;

兄弟夕别,两行泪。

兄弟畅言,三睐曲;

兄弟论道,两杯茶。

—题记

五月里,独自在爽爽的贵阳漂泊。孤身在大学里,身边都是些新人,一些没有乡音的魂。独自把酒闷饮,思绪越饮越乱,越饮越愁。

大学里,能以兄弟相称的太少了,少的可怜。大家都为了自己的专业、奖学金、职位,争得头破血流。有的今天和你称兄道弟,明天你就成了他的踏脚石。高中的那种真挚的兄弟情的香味,已经…

阅读(4362) 评论(1) 推荐(6)

五月踏浪而至,

岁月向东逐流;

逝者良自苦,今人为其哀。

雨也纷纷,泪也涟涟,

思也悠悠,意也绵绵……

__题记

五月,春水绿了江南岸几遍,西湖的翠柳添了几重。眺望四野,已经见不到赏花的琵琶美女,空气里也嗅不到桃花园的芳香。花满楼上已经看不到悠扬的舞姿。碧绿忡忡的古道上,只有瘦马的影子在随着西风招摇。路上己断了行人,只有一堆堆,一驼驼破铜烂铁在漫无目的的游荡。

那一年,…

阅读(2223) 评论(1) 推荐(13)

戴一顶青箬笠,

穿一件绿蓑衣,

撑一把油籽伞,

在两三点雨山前,

等待七八个星天外的雨。

——题记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已过,跨进五月的门槛,而雨水洒下的冲动,还未歇息。

在长廊古道旁,在渡口的折柳亭,在革新的百货店门口,已经挤满了欲断魂的人,没有带伞的魂。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熟不知曾经从自己脸颊躺下的雨滴,现在流到了哪里?到黄昏、点点滴滴,滴在额头,…

阅读(4344) 评论(1) 推荐(9)

只有一个父亲,

只有一个母亲,

只有一个兄弟,

这是我和父亲共同的唯一。

——题记

《一》我们家的唯一

开玩笑时,总是别人没笑,他先笑了。

吃饭时,都是我和母亲、弟弟先动筷子,然后他才慢慢的提起筷子。他也是吃得最慢的,通常我们吃饱了,退桌了,他才大胆的吃起来,直至把饭菜吃光。

买衣服时,都是先给弟弟选,然后是我,在到母亲,之后通常钱不够了,以至于他通常都不买衣服,一…

阅读(2329) 评论(0) 推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