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崖溪生烟,云雾丝缕飘,翠箔拍惊浪。

那盏佳酿,饮时感觉高瀑悬肠。

是不是饮下了一江春水,所以心壁两岸就醉人花香?

是不是饮下了彩虹一双?不然为何,浑身轻盈如燕,两肋生翼欲飞翔。

醉了吧?我已不是平常的自己,只觉世界顿时诗意横陈,纷纷变了模样。

那些俗事,争斗,纷纷扰扰,都麻木了。

自己化身一灵异,舍下了所有重负,解脱出倔强桀骜而身负重伤的灵魂。

你看,动物或植物的爱与…

阅读(1587) 评论(1)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