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下了雨。雨声轻舒,缓慢,如泣如诉,滴滴嗒嗒地轻叩窗扉,疏疏落落一夜到天明,让人无端生起愁绪。

秋雨,总是下得迟缓,散漫,轻轻淡淡地落着,无边无际地飘洒。一不小心,就落在了离人的心上,落在了多愁的诗人怀里,落在了善感的情人梦中。于是,就有了一首首感怀落寞的诗,一篇篇伤感多愁的文章。这时的雨声,是一首低低的小夜曲,不张扬,不闹热,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轻愁,一份欲说还休的无奈,还有一种,时远时近的…

阅读(3940) 评论(2) 推荐(2)

小时候,我们经常跑到小玉兰家门口玩,尤其是夏天下大雨的时候。也不知她家的屋檐,还有屋顶上的瓦片跟我们家有什么不同,总之,从她家房顶淌下的屋檐水好象比哪家的都大。下大雨了,我们就聚在她家门口,争着把脚伸到那一股水下面,脚背冲得痒痒的,麻麻的,连同塑料凉鞋散发的臭气也一起冲掉了。或者,我们就戴着斗笠站在屋檐脚,水打在斗笠上,头都震麻了。

可是,小玉兰却是个非常不热情的人,一见我们围在她家门口,就把…

阅读(3339) 评论(0) 推荐(0)

在一些难眠的夜晚,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一个人,她是我的二姐,已经远嫁他乡了。

小时候我一直都很怕她,她脾气怪,又任性,总是跟我们作对,吵架打架的事时常发生,而打起来的时候,她个子高力气大,很凶很下手。从我懂事起,只要跟她发生“战争”,她绝对是胜利者,这是家里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事都要让她,她无论做什么事,永远都是对的,因为有母亲给她撑腰,母亲是她坚强的后盾。那时我…

阅读(3856) 评论(1) 推荐(2)

儿时的夏天,暮色四合的时候,我们一群孩子经常会聚到一个姓霍的小朋友家院坝里玩。她家的院坝宽,足够我们在那里疯闹,而且,她家院里还种有梨树和各种花草,在她家门口的一道围墙下,堆有很多从山上挖来的黑土,砍了一些竹条穿插着围住,就有了一个简易的小花园。

每至春来,她家会不时地添栽一些花,有美人蕉、胭脂花、臭菊、牵牛花,还有碧绿的兰草,东一株西一株地栽着。从春到秋,当梨花盛开时,当梨树长出翠绿的叶片时…

阅读(4249) 评论(0) 推荐(1)

午后,白花花的阳光洒满了屋子,让我想起父亲,想起小时候,父亲就常常在这样的天气晾晒咸鱼。他有时一边翻晒还一边听着粤剧,当粤剧大戏的锣鼓一点点一声声地敲起来时,父亲就细眯着眼,靠在躺椅上。

从我记事起,一直听父亲在念叨广东老家的种种事情,于是模糊地以为我们全都是从那里过来的,继而知道只是老家在那里,爷爷奶奶都已过世,只有大伯二伯和一个姑妈了。但那些似乎还是有点抽象,再后来,知道了广东在一个很远的…

阅读(5686) 评论(1)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