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于放暑假了。我带着孩子来到了思念已久的姥姥家。

“吱扭”一扇半掩的柴扉被我推开了,熟悉的院落展现在眼前。我轻轻地踏着躺在院落中间的碎石子小路走了进去,路的两边分别是梳理整齐的几块菜园子,菜园子的四周用各色鲜艳的花作为土埂拦着。我的眼睛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满眼的绿,满眼的花,清新舒适。我知道这是姥姥的杰作。在我的童年中,姥姥得勤快占据了我的整个记忆。没想到,年过七旬的她,这个“坏毛病”还是…

阅读(1617) 评论(0) 推荐(0)

李大爷和我爸是老邻居。他们经常在一起唠嗑。

李大爷六十刚出头,可看上去老得像七十。他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女儿和儿子大学毕业后都已在城里成家了。可祸从天降,前几年女儿因患心脏病早早地走了,老伴思女成疾也撒手人间。只有儿子是李大爷唯一的精神支柱了。或许儿子是忙于工作吧,很少回来看望老人。就这样李大爷独撑着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我每次住娘家,李大爷总会对爸说:“看你这娃多亲,常惦记着你们。”爸总…

阅读(1774) 评论(0) 推荐(0)

[雪]

凛冽的狂风呼啸而来,漫天的雪花纷纷飘落。霎时间,大地变成了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雪在风的伴舞下,迷倒了挺拔的白杨,陶醉了松的翠颜,就连电线杆上的五线谱也被它染成与天际一样的纯白。

雪,让山林不再寂寞,让林间的野兔找到了回家的路,让孩子们找到了滑雪的自然场地 ,让本该寂寞的大地充满了欢声笑语。雪,这个白色的精灵成为诗人笔下亘古不变的绝唱。

雪,白的晃眼,纯的透明。她宛如一个纯洁的少…

阅读(1412) 评论(2)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