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最早听到这个美丽的名字应该是在父亲的回忆里,只因为青海曾是他青年时军旅生活了八年的地方,所以也便成了我少年里时时想往的梦乡。再次听到青海湖,是因为一首歌,零六年由刀郎创作并演唱的那一首西海情歌,人们记下了那沧桑而忧郁的歌声,还有那歌词背后的感人故事,而我还知道了,青海湖的另一个简单而又动听的名字---西海。更多的关于青海湖的内容,均是来自于文学诗词和传奇故事,然而,在众多的文人墨客中,让人…

阅读(800) 评论(0) 推荐(1)

从几千里外的黄土高原上起步,一路南下,心情先前是很为激动的,久居塞北的我在心底里蓄谋这次南国之行已经很久了;长达四十多小时的星夜兼程,车窗外全是那烟波浩渺的绿,于是心情渐渐的平静下来,直到后来,甚至有些绿的乏味,让人充满了倦意。行程的第一站是历经300多年历史的凤凰古城,这里正是文学大师沈从文先生魂梦牵系的故土。到达的时候已到了晚间,在午夜的星火中我漫步这湿热的湘西小镇;虹桥卧波,飞檐层叠,楼台错…

阅读(1467) 评论(0) 推荐(0)

有一胖友在友群里大呼‘夏天太热,无处藏身!’;经过一番调侃娱乐,现已欣然睡去,没了那难耐而恼人的热,或许早已鼾声在榻了。说没了那如何如何的热,细细想来,确是不怎么科学的;如果有温度计的家庭是可以清楚明白的看见的,先前的室温与之后的温度并没有多少的温差波动,只是心头没了,那热也就像是没了;很有趣的现象哦!很多事物似乎道理也有几分相像的;你若是太过执着,太过计较,太过于在乎,它便会恼的你连个好梦都没得…

阅读(1102) 评论(0) 推荐(0)

轻启那虚掩着的暗红的门,

门轴里传出了久远的吱拗,

是岁月不经意的呢喃,

是沧桑最平常的叹息!

枯叶在秋风中涅槃,

四季在山水里轮回,

雾霭中膜拜的身影穿过,

昏黄里虔诚的木鱼响起!

月光下琴音悠幽,

溪水旁功利淡然,

净湖莲心尽在飘渺中;

天地古今皆在一念间!…

阅读(1997) 评论(0) 推荐(1)

三月的那一天黄昏,我从都市经过;穿过人流车海,穿过街道桥梁,却总也走不出那密林般的建筑群。残阳的光线中,天空灰暗沉闷,若不是那三两只寂寞的风筝在低矮的飘摇着,谁又能感受到三月的痕迹呢?

在楼群间望那些风筝,一只淡绿的、蜻蜓的模样,一只近黑色的、燕子的形状,当然也只是几分形似,安静到没有多少生动和灵敏可言;倒是那个丑陋的跟一顶破帽子一样的风筝,拖着长长的尾巴在天空中卖力的招摇着,或许是借着河道里…

阅读(2468)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