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和老同学去北门外吃饭回来从北门往西走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和他男友嬉戏打闹着从我们两个身边跑过。当我看清那个女孩的容颜的时候,我笑着对我同学说:“你梦中情人。”同学听完,哈哈笑了。我懂这个哈哈的背后是他坦然的原谅自己曾经那么爱过一个人。

三年前的一天晚上,我和他坐在运动场上聊天,他突然和我说他爱上了一个女孩,可是那个女孩不爱他。记得当时他说了很多,说再多无非是想说明他多么爱她,多么舍不得放弃…

阅读(1177) 评论(0) 推荐(1)

凌晨一点,独自坐在电脑前,夜深了,没有喧嚣,没有欢笑,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醒着,颓废。

黑色的寂寞,QQ上的好友头像,亮了,又灭了。他们来过,又走了。

听着中国之声的《千里共良宵》,听着一些陌生人的故事,还有一些陌生的叫不上名字的音乐。听什么不是那么重要,仅仅只是喜欢这样的午夜,渴望有一种声音相伴。

一个人,安静。

想起上床前,泡了一杯普洱,至今没有饮一口。喜欢握在手里,…

阅读(1740) 评论(0) 推荐(2)

说来巧合,刚看完《练习曲》就接到朋友从烟台打来的电话,说她在那看海,吹海风,问我什么时候去看海。言语之间,可以听出她内心的激动。我的思绪还停在明相身上,或者说是停在他走过的路上。

《练习曲》上映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省,不知旅行,不知骑游,不知有个即将大学毕业的少年请假只为环岛。07年,好遥远。

一把吉他,一个行囊,一辆脚踏车,一双听不清的耳朵,一个助听器,一个明媚干净的少年,一场一个人的逆风…

阅读(3286) 评论(0) 推荐(4)

《旧约·传道书》说:“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风往南刮,又往北转,不住的旋落,而且返回转行原道,江河都往海里转,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何处。”

一届离开,一届又来。 他们来了。

就在上个周末,他们来了,带着年轻。闯进我的沧桑年华里。

看着满脸稚嫩的新生,他们居然可以这么年轻,他们年轻得过分了。

过分。百科里的解释是:“超过…

阅读(2748) 评论(0) 推荐(3)

《旧约?传道书》说:“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风往南刮,又往北转,不住的旋落,而且返回转行原道,江河都往海里转,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何处。”­

一届离开,一届又来。­

那夜的聚会,便是四年最后的狂欢。­

一杯杯默默流进喉咙,把要说的话一并带回心里。­

那些最撕心裂肺的话,是刚刚喝醉的时候从心里流出来的。­

那支烟一直燃到尽…

阅读(3330) 评论(0) 推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