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

夜漫漫,秋雨凌乱

梧桐叶落何时返

墙角蟋蟀寻欢

笛韵凄婉摧心肝

寂寞如抽丝,难断

难断

月半弯,点点星繁

沽酒独酌无伴

酒至三巡已半酣

逐影翩跹

寂寞如酒气弥漫,难散

难散…

阅读(1967) 评论(0) 推荐(0)

不知道是寒潮太迷恋这方土地,还是太阳对这方土地过于吝啬。乍暖还寒的初春,寒风袭人,像利刃般在脸上划过,浑身像陷进了冰窖。听说“同桌是冰哥”这一“噩耗”,犹如雪上加霜,心中更添一丝寒意。

其实冰哥是个女生,但并不是被网友拿来开涮的春哥、曾哥那种类型的假小子。她看起来还是有一番姿色的,至少留有一头乌黑柔顺的齐刘海长发——时而扎成马尾辫,仿若道教神仙手中的拂尘,有着拂去尘缘、超凡脱俗的意韵;时而任其…

阅读(3892) 评论(0) 推荐(7)

在父母、中小学老师一致讨伐早恋的唾沫中浸染了十多年,第一次听到大学老师叫写一篇关于“初恋”的作文时,无比诧异,几乎连嘴都合不拢了。我绞尽脑汁回想,企图从狭义上找到初恋,结果却是徒劳。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这样才勉强找到一段似是而非的“初恋”。

她短头发,斜刘海识趣地把额头中间留给几粒青春痘,仿佛那是她年轻的标志;她眼睛虽小,双眸却像浸在水里的墨晶石,又黑又亮;她微笑的时候,一对浅浅的、俏皮的…

阅读(142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