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评论了莫莫的文章嗯,很久没有写日记了

    生活就好了。

  • 评论了莫莫的文章嗯,很久没有写日记了

    只是说,青春期的孩子都有那么一点儿相似,一点点的开心,一点点的失落,一点点的惆怅。

    束缚?人一生下来,就被束缚了吧。被自己的名字,是摆脱不了的。

    于是,只要按照现下的定义

  • 评论了莫莫的文章嗯,很久没有写日记了

    何谓束缚?

  • 评论了翔飞的文章为你倾覆天下

    倾尽天下

    作词:Finale作曲/编曲/演唱:河图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

    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七重纱衣 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 生死无话

    当时缠过

  • 评论了翔飞的文章为你倾覆天下

    这里面有歌词诶

每个人都在对我说,初三很重要,因为你要考上好的高中,然后高中三年,你要努力,考上好的大学。也许现在学的东西和以后没有关系,但为了考试,为了将来,你学就对了,不用问为什么。将来么?觉得是一个很遥远的词语。现在的我不理解,他说,以后你会懂的,总之如果你现在这么做,等你长大后你就不会后悔了。我问,如果我不这么做,我以后一定会后悔吗?他说,会的。会的。每个人都这么说。会的。他说,你欠了父母的债,要还的;你…

阅读(6654) 评论(0) 推荐(4)

繁华依旧。

长长的洛水中散落着星星点点的花灯,忽明忽灭。

薄凉、浅光。火红的灯笼在长廊里随风晃动,拉长了人影。恍惚间,失了神,心也和着那红纱灯笼摇摆不定。

终是在岸边驻足。晚风轻扬起他垂在腰际的发丝,缠绕、轻吻,久久不愿离去。

邑青,是一种花的名字。只长在这里,洛水岸边。深秋会开出花来,细细的花瓣,围成球状,夜晚笼着淡淡的白光,一团一团。不久,它那细细的花瓣会渐渐羽化。风起,便漫天…

阅读(1546) 评论(0) 推荐(0)

是时间把我们一点一点的拉开

不知不觉中距离却已经很远了

我在这里向你挥手

你看不见吗

曾经最熟悉的姿势

曾经最亲密的话语

你都感觉不到了

怎么了?

只是渐渐陌生了

然而

仅仅一个擦肩而过时的微笑

对我来说

这就足够了…

阅读(4287) 评论(1)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