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二年的十二月二十九日,这是我来湖北的第二年冬天。我五点多在猛然的醒来之后,到了六点多又睡着了。

在将近一个多小时里,我感觉到外面就是下雪了,可我没亲眼看到我也没下绝论。睡不着,总想些什么……时间过得很快,七点零三分了我又在惺忪中诧异的醒来。记得还有这学期的最后一节课《中国古代文学》。

我又不得不强忍着零下三度的气温掀开被窝起床。惺忪间,窗外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雪国,可我没有多余的惊喜。…

阅读(541) 评论(0) 推荐(0)

最近我在一位作家的新浪微博上看到一篇标题为《死亡状态:中日两国人的最大不同》的博文,对于日本学者的论述“‘日本人珍惜生命,但不怕死。中国人把人命看得不值钱,却又怕死。’是日本明治维新成功而中国维新变法失败的原因”让我觉得非常的荒谬,无稽。如果用民族对死亡的状态来衡量一个民族的是否取得革命的成功;是否优越;是否处于自以为是的民族的高台;是否处于世界发达国家。那绝对的是最可笑的,最肤浅的民族自豪感。这…

阅读(1477) 评论(0) 推荐(0)

二零一二年的十二月二十九日,这是我来湖北的第二年冬天。我五点多在猛然的醒来之后,到了六点多又睡着了。

在将近一个多小时里,我感觉到外面就是下雪了,可我没亲眼看到我也没下绝论。睡不着,总想些什么……时间过得很快,七点零三分了我又在惺忪中诧异的醒来。记得还有这学期的最后一节课《中国古代文学》。

我又不得不强忍着零下三度的气温掀开被窝起床。惺忪间,窗外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雪国,可我没有多余的惊喜。…

阅读(1247) 评论(0) 推荐(0)

当我在别人口中听到他是一个作家时我愕然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是一个有着深邃思想的孤独者。

他名叫陈萧然,一年前才搬到我们家对面住。年龄估计已过花甲,性格孤僻之余似乎又有与众不同的深邃,不喜欢跟人聊天,可总喜欢坐在我家斜对面的那个窗前孤独地发呆。有时候他甚至连坐一个上午。一年来我从没见过他家门口有第二个人出入过。他最让我感到好奇的莫过他的穿着,清朝的马蹄箭衣,外加绣龙马褂。可他的头发却一反清朝…

阅读(1651) 评论(0) 推荐(0)

戏剧每时每刻都在我们的生活中轮回着演出,其实我们在别人眼里都只是一具游动的玩偶。似乎街头巷尾的三姑六婆在抛眉挤眼地评论着我们无暇的演技,而有些人却还在嬉皮笑脸的为自己的演技喝彩。不必如此,其实你只不过是小丑,一只整天涂着泥巴,在别人面前尽是丑态的小丑,一只灵魂空虚的余孽。

其实我时刻在问自己,我是不是也是?答案似乎不用说!可我至少还有那么一点自知之明,我在收敛。我未曾嬉皮笑脸过,这只是我仅有的…

阅读(738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