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沿途的那些花儿

冬日的午后,阳光显得很温暖。在我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迎头看到了苏雪影,看到她静静地站在教学楼大厅外的玻璃门前,一袭黑色的风衣在寒风中轻轻地摇摆着,透过淡蓝色的玻璃门,我仍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她清秀干净的侧脸,嘴角那抹恬淡迷人的微笑在阳光下一点一点荡漾开去。

“我们晚上一起去看Andy的演唱会,好不好?”坐在车上的时候,苏雪影把车开得风驰电掣一般,在北京路上飞火流星。车窗外…

阅读(1293) 评论(0) 推荐(0)

杨小凤走的时候,扔给我一封信。信里的内容大致是说,她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那里不会有医院里苏打水的味道,也不会有伊鸣哥哥瘦削的脸。那里只有到处流淌着的阳光和漫山遍野的鲜花,那里只有杨小凤没有周伊鸣了……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想起那些苍白模糊的过去,想起杨小凤,想起家里老式的点唱机,想起那一张张落满浮尘的唱片,想起磁头划过唱片时飘出来的Andy的歌,想他们,如今在哪里。

离开医院的很长时间里,我都没法…

阅读(1252) 评论(0) 推荐(0)

作者:沿途的那些花儿

一直,从一出生开始,我们就在旅行,从一个起点,到达另一个未知的世界,我们笑着哭着,颓废着疯狂着,看着别人眼里的自己,偶尔也会陌生的不知所措。经过的美丽,手中捧着凋零时天空滑落的泪滴,我们在成长,在熟知与残酷里,历练心智,有感情没联系,我们学着孤单,那风景若有其事的似曾相识。

——题记

在生活中我有很多朋友,同样的道理我应该还有很多情人,Ta们都是我的唯一。说出这句…

阅读(241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