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南方,酷暑难耐,空气仿佛凝固成一团,只有树上的知了还在不知疲倦的讴歌着这难熬的夏天,世界像是在蒸笼里一样。

女生宿舍里,周佳一动不动地趴在温暖的竹席上,任凭从风扇中逃逸出的几丝凉气与热气吹落一滴又一滴的汗水。

“许玲,我不行了,我快要中暑了”。周佳伸长舌头,想要捕捉空气中稀薄的水分子。

“别说话了,心静自然凉快了”。一旁端着水杯的许玲劝告道。许玲的几缕细长的头发被汗水粘到了额头上…

阅读(1702) 评论(0) 推荐(0)

何东阳坐在靠海的礁石上,目光所及,海面平静地像是脸盆里的水,只有当海浪拍打倒礁石上时,何东阳才能感受到大海跳动的脉搏。

凉凉的海风夹着水汽打湿了紧握着的精美信纸,娟秀的笔记依旧像是一个个跳跃的精灵。大概从认识她起,就难以琢磨她吧。何东阳自嘲的笑了笑。

“东阳,真对不起呢,我终于是要离开这个地球了。最近长兔耳星频繁的召唤我,我在地球的活动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所以,我要和你分手,因为我…

阅读(2162) 评论(0) 推荐(0)

躲在岩石后,他勒紧了被子弹洞穿的大腿,幸好,还未伤及动脉。他,是毕业于军事阻击学校的王牌阻击手,在执行的上百次任务中无一失败。但这一次,却遭到了敌人的埋伏,三名队友全部牺牲,幸好对方也仅剩一人。

他紧紧抱着心爱的狙击枪,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让对方先暴露。对于狙击手,谁先暴露,便象征着死亡。

时间在等待中飞快流过,夜色里,他不敢有一丝的松懈,竖着耳朵听着对方的动静,可听到的,只有风吹过大地的声…

阅读(1559) 评论(0) 推荐(3)

喝口淡淡苦涩的咖啡,听着音响中传出的轻浮的音乐,内心却是一片宁静了。

窗外的夜色浓得仿佛要滴出水了,呼吸着淡淡凉意清新的空气,迎合着淡淡月色,分外让人沉醉。街道上已经没有行人了,昏昏的路灯洒下朦朦的光,偶尔会有一辆车不安分的疾驶而过,划破恬静的夜色,但又很快被夜色所淹没了。

天外的星辰还是千百年前的那样,可仰望它的人,却是不知过了多少代,多少豪杰,多少勇者,皆都是一样的逝去,仅给我们留下了…

阅读(1445) 评论(0) 推荐(0)

夜空,很唯美。偶尔划过几点虫光,应和着群星,分外闪亮。一个人总是喜欢在夜晚躺在草地,看黑夜的深邃,听虫语的呢喃。总喜欢静静的感受时光流过的滋味。

小时,喜欢一个人坐在老屋的门槛上,倚着木门,看残阳沉落,去向太阳为什么东升西落,牵着爷爷的手,跟在驼背的爷爷背后,听他讲孙猴子大闹天宫,讲水浒一百单八将,而今,却在没人给我讲这些了。

老屋,早已翻盖新楼,而那人,却已远去,只留下朝阳下的青年,倚着…

阅读(1175)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