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热乎乎的土炕上,生命就有了底气。静夜中的一声狗叫,黎明里嘹亮的一声鸡啼,打造了山村的品牌。

这里,是我温暖的出生地。

老屋盛满了童话与梦想,我的生命有多长,老屋就有多久。斑驳的岁月,北方的凛冽织就了厚厚的棉衣,手套与棉帽,就像蚕茧,结了一层又一层,长了一辈又一辈,硬是让北方的汉子大碗喝酒,豪爽出回肠与荡气。

散步在故乡的土路上,三面环山绕水,写满了诱惑,总有一种声音在悄悄的呼唤我的…

阅读(5296) 评论(9)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