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车是我的工友,他写字潦草,东字总是被别人念成车,我们高兴叫他小车,他也高兴。小车对我们一班丁班长的名字有一番研究,他说,士字倒过来写是干,干字倒回去是士,所以不用猜,丁士干的爷爷肯定是大文豪。班头丁

阅读(52) 评论(0) 推荐(0)

家里过两天要办酒请客。是时凭票一人一月不到一斤肉,桌上肉不够,难免让客人笑话。之前父亲已捎口信回来,过几天可让我到毛集拿菜。

礼拜天一大早,母亲把我叫起来,说今天天气不错,太阳一大早就亮了,你到毛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0)

明天2020.05.10,五月第二个礼拜天,即西方的母亲节,国人随世界大流,年年过起母亲节。

世界上有一种爱,任你肆意的去索取,却从不希求报答,这种爱叫母爱,这个无私付出人叫母亲--我们亲爱的妈妈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0)

终于停住了急冲冲的脚步

关门关窗

关了那没日没夜的奔波

关了那些急切的奢望

关了几多急躁

几多匆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几多㤺乱

终于喘了一口气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0)

( 地点:山东寿光羊口/小清

河羊角沟

时间:每年正月十六

人物:渔家整家子)

北方沿海一带渔民,有着在正月十五前后,放海灯祭海神娘娘的习俗。在约定俗成的“海灯节”,天抹黑,渔港里家家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0)

星期天上午,海三给家里买米,拿着米袋子在街上稀里糊涂走着走着,走到白莲河街口,一抬头,迎面看见双凤从对面走来。平时做梦都想单独见到双凤,而刚才心里正在不停念叨双凤名字,可这时突然见到心上人,一时倒感觉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0)

世象繁多,不一而足。只说“大肩包”这肉疙瘩,不曾想就有两种来头。一种是低头阿哥阿姐们玩电脑手机懒得抬头,久而久之导致颈椎病变,形成肥厚大肩包,人称富贵包。而另一种大肩包,则是长期肩颈受力,让扁担杠子给

阅读(432) 评论(0) 推荐(0)

多大年龄为少年?翻辞海:年轻男子,“少年十五二十时,步行夺得胡马骑”。对此条,想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即古代以十五岁至二十岁为少年。但这一答案,让我很是失望,我是想知道近现代少年的年龄范围。于是查网,

阅读(92) 评论(0) 推荐(0)

把糖做得似仙如画,让孩子们瞄得发呆,直至让那艺术品一个个刻进小脑瓜沟回里,最后经不起香甜诱惑,忍不住慢慢舔进小嘴,一辈子无论如何忘不了。这当然不能不说是民间艺人在镂空制作中,把心力掏空了,把功力尽数了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0)

我们曾经在一起

在一起

就像昨天在一起

有多少记忆哟

留在我们脑壳里

又想起 放学时

瞎撵乱跑忘回契

多少回 多少次

玩完泥巴打撇撇

躲了咪卯又拱鸡{p

阅读(35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