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的父亲是南下高干,母亲是医生。甜甜在父母的万般宠爱下,二十出头,花见花开,亭亭玉立,似玉如花,人见人爱。甜甜的日子过得跟她的名字一样甜蜜。甜甜打心眼里热爱父母,喊爸叫妈嗲筛嗲气,女高音银铃儿叮当脆响。一家人笑起来一个样。

按上山下乡政策,像甜甜这样的独生子女可留城呆在父母身边,但她为父之老革命为了让甜甜接受一下贫下中农再教育,力主让甜甜下乡煅练。

一天下午,甜甜正荷锄给棉苗除草松土,有…

阅读(93) 评论(0) 推荐(0)

不逗圈子开宗明义:接下来说的水牛是七头货真价实的真牛,暂且将一台切诺基汽车比作“铁牛”。事出牛年1997,丁牛对辛牛至今正好绕圈二整圈。

当年我们一行四人由叶师傅驾车到广州出差,在番禺办事过程中正好有二天空当,四人你望我我望你不知如何打发时间,带队刘头(牛头)眯眼一笑说:爷爷的,反正没事干,油钱我掏,老子们开车到三亚溜一圈。如此绝妙的主意如此便宜的美事,受听之客立马恨不得把蹄子扬起来湊票。{p…

阅读(61) 评论(0) 推荐(0)

时间:周日太阳刚冒泡

地点:路边早点摊

人物:女摊主/摊主高中儿子

语音:四川方言

注释:Look~带观察的看

See ~看

八点多一点吧,摊主儿子过来过早,乖乖地吃着娘做的冒着汽的面条。有些烫,他停下了呼啦呼啦的吃劲。

儿子:上星期英语考试,一个单词错了,扣了三分。

摊主:叫你考试细卡心,你总是马马虎虎的。

儿子:我用Look,怎么就错了?

摊主:嘿嘿嘿…

阅读(340) 评论(0) 推荐(0)

小车是我的工友,他写字潦草,东字总是被别人念成车,我们高兴叫他小车,他也高兴。小车对我们一班丁班长的名字有一番研究,他说,士字倒过来写是干,干字倒回去是士,所以不用猜,丁士干的爷爷肯定是大文豪。班头丁士干说,他的名字是爷爷请乡里教书先生起的,本义是当士兵而后干活干事。丁士干当完兵,就给油田修井,不停地干活干事,当了劳模,然后给我们当班头。队上老师傅喊丁士干--土千,因为丁师傅签字一快,士干二字只能…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0)

家里过两天要办酒请客。是时凭票一人一月不到一斤肉,桌上肉不够,难免让客人笑话。之前父亲已捎口信回来,过几天可让我到毛集拿菜。

礼拜天一大早,母亲把我叫起来,说今天天气不错,太阳一大早就亮了,你到毛集去提些菜回,要是手提酸了,就把篮子扛在肩上,扛累了再换手提。我手捥竹篮,迎着正东方金亮亮的霞光,边走边东张西望,时不时哼两句京调,按照老爸曾经带我走过的路,向毛集一路小颠快闪地前行。加上水路6华里,…

阅读(347)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