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房子,已经藏在我的记忆里了,或许它会永远的消失,当我死去时,它将在人世间彻底地消失;那些人,已经藏在我的记忆里了,或许他们会永远地消失,当我死去时,他们将在人世间彻底地消失。

----题记

我的童年是在那座房子里度过的。房子很旧,不知道是修建在哪年哪月的。只知道房子里生活着两个人,两个相依为命的男人。房子曾经有个家庭----我说的家庭,是有男人有女人的家庭,很幸福很美满的家庭。我来到这…

阅读(4891) 评论(0) 推荐(1)

走上不归路

我家养了10年的蛋鸡,十年中都是母亲喂养它们,我的学费也是从那里面出来的。每天早晨就是在母亲的咳嗽声中醒来。母亲有哮喘,即便不咳嗽,那粗声喘气,也如一缕凄凉的音乐一样,伴随了我的初中和高中,也紧随了我的大学的思乡中去。我的记忆中的早晨就是母亲的声音和母鸡咯咯的声音。

那个阴冷的早上,我是被父亲喊醒得的。母亲自从年前生了病,都是我早起喂鸡的。天冷,我部愿起床,懒在被窝里,很多时候…

阅读(6468) 评论(4) 推荐(5)

有时候,探望是一种痛苦。

当我悄悄地,走到你面前时,

我知道,黄昏没有日光,余晖是呆滞的回忆;

我知道,那个下午,记忆必将塞满我的头颅。

踏在土地上,踏着掩埋你的麦田地,

我知道,我是踏在你的肩上,仰望天堂;

我知道,天堂里你的微笑,

是我捕捉来的,一点点的幸福的回忆。

枯草,在覆盖土地;黄土,在掩埋哭泣。

我吐露着苍白的诗歌,希望吟唱一个时代的悲喜。

渺小…

阅读(1663) 评论(0) 推荐(0)

细雨乱愁斜暮,

残叶嫁风轻舞。

翘首盼君迟,

孤影佳人秋树。

莫语,莫语,

昨夜拙荆来诉。…

阅读(2539) 评论(1) 推荐(9)

那时我已经停止了哭声,望着一个烟囱耸立在高空中。我看到缕缕的轻烟飘渺着,一直消失在蓝蓝的天空中。这是母亲,她已经走了。原来人的一辈子的终结就是这越来越淡的烟,是这随风消逝在空中的烟。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母亲,那个算不得高大却常常挂着笑容的母亲,居然化成了一缕青烟。这是事实,我用眼睛看到的事实。我没有力气了,还是哭了起来。不是如刚才一样的挣扎,是坐着冰凉的地面嚎啕大哭。身后的哥哥紧紧地抱着我,他也不…

阅读(5013) 评论(20) 推荐(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