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我在传说的文化广场出生了。出生第六天的时候,我终于睁开眼睛看到了世界,但养我的主人(一个近五十岁的老女人)说,我的妈妈在生下我第四个小时就撒手西去了,而我的爸爸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被一个年轻的男人买去杀掉了。这注定了我的出生就是一个悲剧,和我一同出生的有我们兄妹六个,我排第五,但我的个头是最大的,我妈叫小黑,我爸叫狗仔,我没有转手被卖之前没有名字,主人一吹口哨我就知…

阅读(3361) 评论(0) 推荐(12)

犹记得一天未进食,却发现不是很饿。

下午最怕安静,此时,有些困,凌乱的心,不知道要表达些什么,工作闲暇之余,总是会有一些心情跳出心头,欲想改之,却发现早已不能左右自己。我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多,却深深不知应该用哪一种方式描述,昨天听到张宇的一首《曲终人散》然后竟不知何时泪流满面,那时挤着六点钟下班的公交,我却浑然不觉地陷入了深沉里,那是怎样一种心境,如何去承受那种割心之痛,仿佛从那一刻走回一样…

阅读(1309)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