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三月,一到油菜花开,我一准就在花海里。

中国最美的油菜花,罗平、婺源,都能满足期待。而这两个地方与我居住地的距离,也就大半天的路程。因为是人们感叹的人间仙境,再矫情也觉得应该莅临。

罗平多山、多丘,这是贵州原本的属性。山与丘环环相扣,合围出天光云影的由头,让油菜花显得特别富有。而春天经常出现的雨雾,一直用它们缥缈的缠绕,让花和季节现出窈窕,仿佛爱上了玉带银边,在美丽的簇拥下与人间相会,…

阅读(949) 评论(0) 推荐(4)

刚刚离弦,但不是箭。

那些穿越红尘的时光即使已经进入耄耋之年,也没有人相信它们只有昨天。

水和阳光如此恩爱地展示幸福与和睦,也仅仅用了宜人的湿度与温度。春天人们看到繁花似锦,一到秋天,所有的愿景都化成了甘甜。它们留下的风情,除去春花秋月,最能经得住时间考验的,就是人面桃花,彩霞满天。

记忆使光阴特立独行。蛮荒的时代,人们害怕洪灾,为自己创造了补天的神话。而今,江河水依然会侵蚀家园,但它…

阅读(958) 评论(0) 推荐(1)

(一)更望湖

更望湖,荞麦花开了。

在离家很远的地方,在广西隆安县南圩镇四联村旧旺屯和南圩镇帮宁新旺屯,在这个被人称为“雨季的天湖”,“春季的麦场”,“夏季的牧场”的小小山区里,秋天之后,竟然迎来荞麦扬花的世界。比起传说中的“春水荡漾”、“山光斜阳”、“花美草香”,虽然没有多出更富有的千姿百态,但当那细碎的白,淡雅的青,简洁的明亮铺天盖地映入眼帘的时候,你的心情仍然可以用抑制不住的惊奇与欣…

阅读(633) 评论(0) 推荐(1)

小鸟的叫声很清脆。它们响起时,天已大亮,而我还在床上。

秋风里的晨阳像一个卧薪尝胆的大火球,它抬起,然后在离地面很近的地方浮沉。工地的塔吊伸出臂膀,用骨感,刚劲的力量去打捞它,像一只舶船用一种执着的耐心去牵引一颗燃烧着的卫星,让它保持航线的不偏不倚。

薄雾轻霭,如匍如匐,它们沿袭着黑夜与白天绞着的形态,起起落落,也分分合合,时而在天边盘成云朵,时而在晨曦中露出沉思的端倪,影影绰绰的,像秋天…

阅读(1219) 评论(0) 推荐(0)

阳光出来时,草已安睡。

行人的脚步左左右右,湖水迂回在青春泛蓝的地方。

楼宇就停泊在能够搁住视线的地方,密集、空旷,罩着玻璃做成的墙。

城市的生命极其旺盛,它用一种暧昧的精力将山包围。树的存活岌岌可危,时常萌生不能呼吸的困扰。密闭的空间,河流的朝向忽东忽西。因为已经不再干净,所以,水并没有塑造生命的底气。一些垃圾喜从天降,它们无需战场,就已成功让万物归降。

马路承担很重的责任,它不…

阅读(1299)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