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有一口井,

在山的环抱中。犹如少女,晶莹剔透。

在林的偎依中。犹如育婴,嗷嗷待哺。

四壁的青苔是岁月的痕迹。绿绿的,却了望了年轮。

井里的清泉是苍穹的泪珠。澈澈的,却浩荡了生命。

呱呱呱——

新的乐章,回响的神曲。

浮云如章目,似挥发精灵,带来空中的向往。

浮躁如音符,似倾点活物,带来水里的力量。

水浪如音波,似传颂亡者,带来地表的震叹。

————-{p…

阅读(5543) 评论(0) 推荐(2)

冬风迟,春风约,满苔青丝溪边徜。安自在,立苞胎。一片红绿迈出来.空中雨,泪珠缀,芳容忽飒旁头菜。香飘处,梦里闻。千树万物垂帘在。

天中云,云里蝶,寻寻觅觅踏春来。拨雾里,冲九宵。一朝蓝白分不来.尊颜在,蜜言语。一夜春潮自然在。蝶恋花,花意蝶。神仙慕仰花蝶来。…

阅读(2428) 评论(1) 推荐(5)

昨天晚上睡的很是舒畅,大概是本命年到了。虎爷爷还是很给面子的,虽然枕头边它没给我留下红包。

上一个虎年记得是1998年,那时还只有12岁,但还是读了初中2年级,当时没点个性有点腼腆。似乎还很老实,那个大年三十晚上是跟父亲,母亲在电热器旁看着春晚渡过的。布置在茶几上的年点都是我的肚中之物,一丝丝的寒意侍侯着我的身体,我努力的抛开他们,风速的时光把人磨励,岁月见证了成长的足迹,却影响不了成败与得失…

阅读(4822) 评论(1)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