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和一位老顾聊天的时候,他偶尔问及了我这样一个问题:心悟,假如让你做一个选择,你觉得人世间完美好还是不完美好。当时我并没有及时给出回答,一来老顾毕竟是前辈,我不敢在前辈面前造次玩愚,二来我实在给不出合适的回答,昨晚也思考了很久,或许,这是一个前人早就探讨了不知多少遍的问题,可是到现在依然还是有人糊涂,又或者是假装糊涂吧,人,总是难得糊涂的。

完美是人类的共同追求,同时各自也都明白,这是不可…

阅读(1912) 评论(0) 推荐(0)

新近心中总觉得不欢畅,而今又得了五一的闲暇,便自引了汾河赏玩。

我是喜欢人少的地界儿的,总觉得这样的地界儿才有自然本该的神韵,不过两种地界儿例外,一是有孩子的地方,一是有老人的地方,总觉得他们才是真正游享生活、本真生活的。

自列车道西行一里模样,便是这边有名的“军禁区”,而并不狭长的隧道便成了域内域外的分界。我又不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自然也入不了如此门面。由“军禁区”南引约莫半里路模样,便…

阅读(1515) 评论(0) 推荐(0)

当世,有所谓清明祭祖的习俗,我说来实在不算是个孝子,因为手中执有自以为金的笔,便不得有什么私情在我的文字。昨日,因为朋友要我写点关于清明的文字,然而我终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从何说起。

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为着现世中人们死去的魂写点文字。

当下又是盛行国骂的风波,这也全靠了网络这个新生的传媒中介。诚然,世界因其成了一个村落,就在昨日还有美国的网友到了自己的空间,但这村落着实也是一个多用以藏…

阅读(1719) 评论(2) 推荐(0)

我思想着的时候,感到空虚;感到空虚的时候,我喜欢用文字来填补,使之充实。

过去死亡的生命已然消亡,现即活着的生命不久又将走向死亡。

我独对这死亡十分喜欢,在我死亡的时候,我或将可以停止我的思想。生活中,我将思考着的时候,我的梦中却时现那红眼的陈死人,他似在向我乞求什么,我虽也想出手去寻问他的现在和未来的需要,可对这红得似血的眼我将感到惧怕。

孤魂在白日下行走,我却独守这阴冷的夜。夜似乎…

阅读(1925) 评论(5) 推荐(1)

我现在觉得有写点东西的必要了,这确不是我摆弄什么是非,只是不想自己崇拜的先生被这个时代一次次地曲解和利用。

新近的文坛确也不知道是生了什么异端,总觉得让人心里闷得慌,只教人想发出震天的声音,去震碎那云端的磐石。我确不是为了装装高雅,实在是新近的事情似乎要颠覆自己之前的价值观,对于人对于事对于文坛的看法,这样的改变使我惧怕了失望,甚而至于是绝望。

我向来崇拜说真话讲真理的文人,韩寒便是当代自…

阅读(2890) 评论(8)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