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新年

都是最冷的冬天

流出的眼泪与睫毛粘连

风透彻心骨

霜挂满了捂着严实的脸

我喜欢冬天

尘世有四季轮回的分明

人类本该俯首于自然

该真就真

该善就善

别再沉湎于无休止的贪婪

别再向跳梁小丑真假难辨

我喜欢冬天

它展现人类最初的本来面目

它铸就人类坚强和勇敢

它将肆虐的污垢耐心的漂洗

它孕育着世间万物的灵转

我喜欢冬天

喜…

阅读(9275) 评论(0) 推荐(7)

我小的时候是个地道的假小子,上山,下河,爬树,掏鸟窝,无所不及,有时到了极至的程度。姐妹中母亲最不喜欢我了,所以没出息这几个字经常挂在她老人家嘴边,当然挨打最多也是我了。

记得有一次崔丫的姥姥死了,我首当其冲跑去看热闹,那年我不到十岁,还不懂什么鬼呀神呀的,死尸停在中间的外屋我就东屋,西屋乱窜,

死人穿着一件长袍,手里攥着干粮,头上枕着三角形枕头,脚上穿一双精美的绣花鞋,我记忆最清楚的是我…

阅读(2185) 评论(0) 推荐(0)

二零零九年金秋的十一同事的妹妹结婚,约我参加婚礼。此去的路途中汽车要经过我的老家,我很想沿着那条梦中的老路去看看生我养我的土地。

汽车满载着乘客启动了。

十月是收获的季节。沿途一片秋收的景象,我在努力的寻找车窗外三十八年前我眼中那挥之不去的景象;茂密的深林,滔滔江水,杂草丛生的林边小路,雨后桥头盘踞的毒蛇,秋后满山尽染的野果等等,等等。可是今天什么都没有了,干枯江水静静的裸露在悬崖峭壁之下…

阅读(5205) 评论(3) 推荐(4)

皇上是至高无上的主宰者,皇上无比尊贵的称号。然而我认识这位“皇上”二十几年变迁凄惨无比。

刚刚调入银行的那年冬天,营业大厅的一角经常有个年轻人出现,从同事那里得知,年轻人是以一分之差高考落榜。在那之后很长时间里年轻人默默无语,久治无效,精神失常。在他的记忆和语言里唯一剩下的就两个字“皇上”。所以家里外人都习惯称他“皇上”。

“皇上”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穿着干干净净,很文明,很标致,很漂亮,漂…

阅读(2161) 评论(2)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