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能浸染一段故事,也能浸染一段岁月,不信就浸不进去一个人,白蔷薇把自己浸进文字里,她只顾自赶自的快乐,完全忘了她身边还站着一个人——苏仲书。

七年前,白仲书初到A市这样的大城市,他遇着了白蔷薇。白蔷薇父亲白陆群是A市商界精英,有头脸的人物,这样的身份背景是个优越,那些不可抑制的理想欲望会让人出卖自己的光阴,苏仲书隔着六七年时间里赶着往回看,他和她之间究竟有这些成分因素。

苏仲书也…

阅读(1433) 评论(0) 推荐(4)

霍普斯大步流星的样子很容易魅惑人。他是法莉法庭指定律师。

法莉是个708斤的大胖子,女,二十五岁,是法庭有史以来最特殊的一名犯人。因为她的体重法院不得不设置特别的法庭。由于她体形庞大,法庭将用吊车从拆开的窗口把她吊出去载到法庭上。她的座椅将是法庭为她准备的一个特大床垫。

法莉的面容其实很漂亮,金黄的头发微微呈波浪之势,像一遍浅沙滩,沙滩上有一种舒逸凉爽的空气,上空自由飞着海鸥,那种…

阅读(1036) 评论(0) 推荐(2)

第一节

转眼到了年末,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一场寒流过后,骤然下起雪来。呼啸的北风像盘旋在半空的一条巨龙,肆意横扫着天地寰宇每个角落。又像是谁拿着巨大的扫帚,因为生了气,呼呼地扫得天地烟雾般的瘴气。天和地没有了界线,雪沫和寒风搅在一起,像一场疯狂剿杀,世界只剩下苍茫的白……单调,模糊。

刘德海一家三口正围着桌上吃晚饭。饭桌中央的炉火上烹煮着一大锅香喷喷的羊肉。腾腾热气像千万条游丝飞走的细龙,上…

阅读(1470) 评论(0) 推荐(1)

今晚的月亮特别圆,亮晃晃的,像一面银色的镜子搁置在岁月的边沿。梦瑶是沿着镜子边沿行走的人,因为隔得近了,那赫赫的白银边晃得有点赤她的眼睛。

梦瑶小小的单人床靠着窗子,月光流水般流泻进来,浇濯到她银光泽泽的脸上,流溯而下,像一具冷的银面塑。 在梦瑶和莎莎小小的寝室里,刚好放得下二张单人床。一张是她的,一张是莎莎的。床中间横搁着一张书桌子,堆摞着几叠书,那月光便流过书流过书桌子静静的一直流泻下去,…

阅读(2323) 评论(0) 推荐(0)

夜生花

文//浪漫海

题记:夜里写的话是留给早上神话的

我以一支兰的幽香向你誓言

我会掐死每一个杂念留出梦庄严的位置

我知道你是一支湿漉漉的灯芯儿

等待我的粲然点亮

在发光的岁月里虚耗掉你燥热的青春

然而 我不能对着太阳起誓

就像我不能直视阳光

我可以忘记 可以低头看自己的影子

我也可以面带微笑耐心地听别人讲圆满的故事

也许我需要一些新的画面感动自己…

阅读(1857) 评论(1)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