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文章一尾乌篷寄乌镇

    多少次在梦里,穿过一波又一波灰瓦,是一尾随一尾的乌篷。那白须带斗笠的老翁握桨船头而立。我屈膝而坐在船上,手捧香茗目送着两 ...

红砖灰瓦寄居在城隅。一段段历史经过硝烟后懒散的年代,在回忆里沉默。雕栏玉砌空留寂寞。你可曾知道豫让血祭赵襄大地,徒有余恨也在这里。

你坐上列车踏着一段又一段的轨迹匆匆赶来,思绪在车轮的滚动中流转,难道只是为了与我在次相遇?

赵襄子笑着捋了捋胡须,你一无所知,只有和他一同折叠在厚重的书里,身着着暗黄的扉页,等待着有人能将他翻上一翻。

我渐渐地打开书页,你便跃然纸面说:等我攒够了钱,一定要…

阅读(4828) 评论(1) 推荐(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