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表叔,今年68岁了,皮肤黝黑粗糙,脸上满布着条条沟壑,可身体很敦实。

今天,天气晴朗。王表叔不知从哪里带回两根粗壮的竹子,放在院子里。吃过早饭,他悠闲的吸着旱烟,用锯子将一根竹子锯成一米多长的竹段,再用小刀将竹子削成很均匀的竹条。一看那架势就知道王表叔要编背篓了。

只见他用那精致的削竹刀慢慢的打理每根竹子。把每根竹子削成均匀的篾片,再细细的打磨,整理好了,端上一个小板凳坐在院子一角,一边…

阅读(997) 评论(0) 推荐(2)

老街,位于小镇的南边。用一种色调来形容老街的话,那就是灰色。青色的砖、灰色的瓦、老旧的窗格、磨得透亮的青石板,这些年代久远的建筑物依然在现实生活中发出暗淡的光泽。

老街,老旧斑驳,低矮的木板门,一米多宽的青砖路,一直幽深地向前延伸。平常百姓家居狭窄,阴暗陈旧,逼仄的老屋总能收拾得井井有条。那些赖以生存的老行当,在老人们的手里依然泛着古铜色的光芒,似乎在向人们娓娓道着老街曾经的历史。那些散漫的节…

阅读(1244) 评论(0) 推荐(5)

老家的端午节过得简朴而平淡,没有赛龙舟,也没有喝雄黄酒之类的民俗,感觉粽子就是端午了。

儿时,端午节的前几天,母亲就将糯米浸泡在木水桶中,说这样包出的粽子粘而糯,入口细腻。五月初四,天蒙蒙亮,母亲就叫上我去老家后面的山坡摘粽子叶(箬叶)。粽子叶常长在陡峭处,远处看翠绿一片,片片诱人。走近了才发现真正能派上用场的粽子叶很少,不是太嫩就是太老,不是太窄就是太短。母亲怕我摔跤,往往让我在山脚下等她,…

阅读(2049) 评论(0) 推荐(6)

曾经说好一起去看夜景的,我来了,你却悄无声息的走了,是你对这陌生城市的感情漠然,还是归乡让你决然离开。你我不同,因为这里没有你的思念,仓促的别离留给我的只有伤感,不想回忆相聚的时刻,唯有离开。离开便不再相见,也就不会触动那些伤感。

该离开的时候了,没有必要过多的留恋,只是这秋雨下的太缠绵,已感微寒,缠绵的雨下的心里有些慌乱,想一个人出去走走,想去看看城里的夜景,只感到秋冷风寒。夜空没有星星,亦…

阅读(1213) 评论(0) 推荐(5)

花是娇贵的,对于性情粗犷的我来说,是绝对伺候不好那娇滴滴的花儿,因而我家从不养花。

一天,闲得无聊,在家翻箱倒柜整理家室,发现了一个小巧别致的小花盆——雪白的陶瓷上有粉红色的小碎花,还有一个小圆形的底座。好可爱,要是有一簇柔弱的花多好啊。

朋友听说我要养花,微笑着说:“你,不要糟蹋花儿了”。见我执意要养,就说:“有一种“花”很好养,很适合你——粗犷种植,还柔弱、开花”。我急忙问:“那里有这…

阅读(1065)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