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子,三生石,三世缘。

第一世,江湖乱世,各人过各人的闲情逸致,遇,识。

第二世,三生石,三生缘,不乱更喜,因果,遇,悟。

第三世,浮生清梦,尘心素颜,卿卿,暖暖,遇,得。

(一)前生

我说,凭栏望,郁郁葱葱的树林里,繁花盛,色泽艳,鸟儿鸣,首选隐居之地也,旁侧,还有那清澈的溪水漫过鹅卵石。得闲时,心爱的他便捻琴呤诗,我舞剑唱曲。听,长袖回转,弦音相合,一眸一应便是彼此的相儒…

阅读(69724) 评论(50) 推荐(83)

春而入夏,夏而转秋,秋而待冬,冬而更春,季季轮回,流年暗转。

——凌心题记

听曲律,道春归.

守着一份如花的情怀,欲语还休,听曲,入曲,听心,懂心,处处思量,处处承念。一曲一曲,一声一声,曲调悠长,曲音幽幽,韵律如高山流水般。

仿佛走进了一个远古的时代,那些多愁善感的女子,薄纱长袖,胭脂微红,填十六字令,填一剪梅,填西江月,唱“灯花耿耿漏迟迟,人…

阅读(23486) 评论(31) 推荐(59)

不要误会,这个标题,无关爱情。我要说的,是关于二个女子的一些事儿。

锦年,青春。

锦年,浅白,一个又一个季节的轮回里,我这样,不小心的认识了你。

去年的夏天,冰淇淋吃了一个又一个,冰得牙齿上下打着架的时候。我对着刚认识的你喊“小拽,小拽”

嗯,我们是网友,只是见过彼此相片,知道过彼此QQ密码的网友,仅此而已。

你叫小拽,我唤凌心。一开始,我们喜欢着各自的…

阅读(6377) 评论(23) 推荐(29)

六月消然来临,又是栀子花开时,栀子花开,那朵朵的花骨,淡淡的香气,又开始缠绵,缭绕心际。只是那边,樱花已谢,留下的,只有一季的惆怅,这是一个属于六月的流年,流年里,所以有了流沙的邂逅。

那年六月,寒读高三,扬亦正读高三。

常常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柏油马路上,一个大约十八岁左右的女孩,上着白衫衣,下着粉红色的短裙,肩上挂着书包,在奔跑,说是奔跑,是因为速度飞快的只看到裙子上印着的蝴蝶似…

阅读(6178) 评论(10) 推荐(32)

元旦来了,带着憧憬,带着梦想,带着祝福来了!

2008年,我们还记得,百年难遇的雪灾,铁路火车相撞,奥运火炬传递受阻,汶川大地震、三鹿事件,金融危机等等。

这一切仿佛还历历在目,哪里有困难、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着我们的最可爱的人,我们似乎还能看到他们在这些事件中的一举一动,默默无闻,这些可敬的人们,为我们诠释一次又一次的感动。

还来不及尘封过去的回忆,来不及关上昨天的大门,一个转身,元…

阅读(12760) 评论(24) 推荐(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