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河畔三寸血,只为楼兰你一生。

在茫茫的历史之上,有一个位于罗布泊右岸的国家,名曰楼兰。这个因未知历史而覆的国家,以累累白骨为蛊,诱惑着古往今来的探险家。不为别的,只为那美丽的传说。

兵临城下。

众国之师已到达楼兰城口,无数的秃鹜已盘旋在罗布泊的上空,因为多年的经验告诉它们,大战在即,血流成河之后那堆成山的尸体便是它们的晚宴。

可惜知道正午时分,战争也未打起。数百万的士兵无一人松…

阅读(2420) 评论(0) 推荐(7)

这是一封笑忘书,是给你的,亦或是给我自己的。贴吧的事把我们都搞得有够困扰,但是也让我成熟了许多。不知道是为何,我最先想到的竟然还是你会怎么样。这或许只是一个习惯做的空壳,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可我竟然动用了一切在甲班的朋友,或许只是为了让你在烦的时候,有一人懂你;为了让你再努力的时候,有一人鼓励;为了让你在迷茫的时候,有一份支持。在你心中每一丝微不足道的暖意,或许都是我一厢情愿,可我却甘心如此。不过,…

阅读(2333) 评论(0) 推荐(7)

陆游的《老学庵笔记》里记录着:辰、沅、靖各州之蛮,男女未嫁娶时,相聚踏唱,歌曰:小娘子,叶底花,无事出来吃盏茶。

没有一个爱字,却满眼的爱情。

古人有着共同的感性,他们几乎从不说“我爱你”。

他们或许以为这样的话太直白;或许认为这样的话太露骨;或许认为这样的话太愚昧。或许认为这样的话不具备文学色彩。可他们不知道,虽然三个字不压不韵不富辞藻,却代表着世界上不可或缺的一种情感。

它叫爱…

阅读(3583) 评论(0) 推荐(6)

就在那点点春光之下,我遇见了她最美的朝华。

那白色,是纯净的天空,那紫色,是落霞般的天堂;那粉色,是女子掉落在地的脂粉,那绿色,是最素雅的华裳。春风将妖娆和娇媚调匀,做脂粉渲染了她白软的脸颊。那摄人心魂的容貌,紧扣人心,使文人雅士不禁自主地为她携殇赋诗。

那对她而言的所谓艳丽,最是在新雨之后。欲迎还羞的表情,欲退还就的动作与姿态,使这含苞欲放的美人,显出熠熠闪光的动人。她慵懒的临墙而立,那…

阅读(2390) 评论(0) 推荐(3)

向宠,你一不小心就成了我的命。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竟然忽然那样欣赏一个人,一个刚认识的人。

蒋健钱包里有这样一句话,“我爱笑,因为她是我生命中的二分之一。”

那个“她”,是他对象,我们懂。

他是敢写的人,我也是。

我的钱包里写有ZH,HHB,FYB,BHC,甚至有过YS。

可我不想把你写在那里。

我想我怕丢,怕丢了你。

我把你的名字刻在手上,疼却记得深刻。

阅读(2838) 评论(0) 推荐(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