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父亲死后自己也过的不错,公司给了一大笔钱,妈妈用这笔钱开了家奶茶店,也不是很累。小学认识一个死党,现在都是玩的很好的朋友,然后初中平淡无奇的度过了,高中遇见了顾惜,胡炫,陈雪等人。算过的不错了,除了没有父亲跟其他小朋友一样。只是,父亲,有时受了委屈也想你在身边保护我,有时母亲很累自己又帮不了的时候,多希望你在,多希望你在这里为我们撑起一片天。可惜你不在。

“在想什么呢?”顾惜倚着她男朋友…

阅读(1990) 评论(2) 推荐(3)

4。只是他不在。

A市迎来了三月,但是并没有三月该有的阳光明媚,而是6、7度的寒冷天气,大风呼呼的吹着。齐音裹着厚重的棉衣,低着头往新市广场赶。顾惜说她找了个男朋友,要带给齐音看看。真是个花心的人,又找了一个。齐音其实很讨厌顾惜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下决心要跟她绝交的时候又舍不得。舍不得什么呢?她这么讨厌,她每天上学的时候都讽刺她,明着暗着的说她是单亲家庭,还每天找徐青泽讲话闹些暧昧的事情来…

阅读(1528) 评论(0) 推荐(2)

3。我会回来的。

胡琴像是疯了一样抓着医生,不停的说,你救救他,他没死,他没死啊。医生摇摇头,他看惯了这些情绪激动的家属,用淡淡的语气说:“病人在送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气了。”推开胡琴的手,拿着档案袋走了。胡琴嘴巴微张像在呼喊着她死去丈夫,无力的坐在了地上,披头散发的她就像医院2楼的神经病人。齐音坐在靠墙的椅子上,两眼空洞,抿着唇,没有哭,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薛洋坐在他旁边,一脸的担心,两…

阅读(2245) 评论(0) 推荐(0)

陆管家像是没听到似的,转过头对李管家说:“希望薛家能给老爷一个合理的解释。”便继续安慰着安梵。李管家皱着眉看向齐音,不知道这个女孩接下来会怎么样。从李管家的内心出发,他是喜欢这个小女孩的。现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帮她了,神情凝重的等待心理医生和薛毅的到来。齐音站在哪里是多么的无助,她眼睛睁的老大,渐渐的空洞,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恐惧悲伤渐渐地涌上心来,她从来没有过的感受,她连哭都哭不出来了。房间…

阅读(2667) 评论(4) 推荐(0)

TSY,我们好像是通过一次旅游认识的吧。我已经记不清我们是什么时候说上话的,反正在我记忆里,我骂过你,骂你脑子进水。原因我也不记得了。你没回我,有点委屈的低头玩牌,我应该是这个时候注意到你的吧,你眼睛好大,扑闪扑闪的。但是你后来跟我说,你讨厌自己眼睛这样大。

那次旅行是去北海,你在我相机前摆各种很丑很搞笑的姿势,你却不许我笑,你说,你是很认真的在摆姿势。我记得晚上我们在农家乐外的坝子上斗地主,…

阅读(203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