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看好声音听到这首歌,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听着,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绝对有戏。

1991,崔健音乐生涯中承前启后的里程碑式的作品,就这么天雷勾地火轰轰烈烈地蹦出来了。

“我发现现在许多的年轻人,他们愿意把自己的眼睛挡住,他们觉得自己舒服。因为你看到太多真实的东西,你不能骗你自己……他们觉得挡上点儿好,你越是看不见,越是幸福。”

童真的幸福…

阅读(944) 评论(0) 推荐(1)

“我们留给世界的到底是什么?”

人们创造了无数的纪念日,作为被灰尘掩盖的旧时光的墓碑。

无止境的掩盖,正如走在回旋上升的天梯,抛弃了的脚步声却始终盘旋在耳边,斩不断的切不掉,或许是干净的思念,亦或是哀怨却无声的拷问与谴责。习惯了冷漠刚刚关注的爱人,习惯了丢弃翻过几页的书籍,连带玫瑰色里绮丽的情愫和白纸铅字间淡淡的墨香也成了时代的牺牲品。

是红袖添香,笔墨纸砚犯了错吗?美好的事物,究竟是…

阅读(1020) 评论(0) 推荐(2)

存在的意义是证明:是刚正不阿,划破一夜黑暗;还是安安宁宁,点染一方烛黄。而证明的价值是实践:是做一块山石,棱角俨然;还是一方卵石,深水静流。这似乎是两条迥然不同而信誓旦旦无可争辩的殊途。

一巾青袍,琴声遥遥,望天长啸。“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李太白谪仙风姿,力士脱靴,贵妃敬酒,不屈服的不黯淡,不醉生梦死才不逍遥天地,权贵之下,傲骨依然。没有英雄,哪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气概?哪来先天下…

阅读(1086) 评论(0) 推荐(1)

大概也就是这样:

大段大段闪烁着掠过的光影和青山,绵延不尽燃烧着流动的云霞与候鸟。

日暮,一个人想起来的时候,都已朦朦胧胧而带着烟火气儿了。

到现在,我仍保留看夜空的习惯和一段温暖而荒诞的童年。

在第七个年头到来之前,我安安静静地生长在小镇,在山野,田埂,和老人粗糙的手心。我活得自然,春分玄乌至,候梨花。夏至蜩始鸣,腐草化萤。白露鸿雁来,菊有黄花。小寒雁北向,山山雪。就这样季候般轮…

阅读(1346) 评论(0) 推荐(1)

茫茫隔壁,夕光晚照。

玉米和小麦在明亮安静的阳光下逃跑。

茫茫月色,古城沙海。

胡杨树下狗在古冢上撒了一泡热尿。

蒙着面的女子,蒸腾着上升的热气,破破败败的石庙,嶙峋巍峨的旱山,早晨播音喇叭里热情的“西部大开发”,一间间死掉的铁匠铺和药铺。

这大概是欣欣向荣而破裂幻灭的大片疆土——新疆,崭新的广袤坟冢。

我幻想中的新疆是沙漠,是戈壁,是绿洲,有着可口的葡萄和露出肚脐…

阅读(2036)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