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长生,我想,或许我并不应该叫这个名字,长生,长生…今与君誓,可待长生?

我不知道我的过去,因为我的记忆仅从我十四岁开始,没有家人或者朋友,只有一个疯疯癫癫的师傅,每当我问起我的过去,他总是很夸张的抠着耳朵说,‘都说了多少遍了,我不知道!我就是在那大石头下面捡回你的,当时你就这么大了,诶,你是怎么上这个雪山之颠的!而且也没见你冻伤,你是吃了什么药吗!或者是有真气护体…。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很…

阅读(1398) 评论(0) 推荐(0)

至冬的风总是那么的阴凉,站在扶栏外侧,指尖冰凉。旁边是你断断续续的声音,可我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并不知道如何去回复你的种种。对面的霓虹灯逐渐模糊,像是在嘲笑我的愚蠢。

我无数次的想过那天的场景,只是我没想到来得那么快。你说两个月了。是啊,两个月了。我木讷的想着,两个月了,然后呢?我并不能理解。

你说,为何我总是表现得那么的无所谓,除了笑我似乎没有多余的表情。这让我想起了以前,以前的我…

阅读(1318) 评论(0) 推荐(0)

三三,请允许我这样叫你。

我想买一只狗,或一只猫,它的名字就叫三三。你就是我的三三。

我们应该会有一个小家,只有我和你,还有我们的爸爸妈妈。

当我晒太阳的时候,你会依在我的臂弯,茸茸的发梢泛着耀眼的阳光,温暖而忧伤,你慵懒的样子,像极了某个不可一世的少年。

当我上班回家的时候,你随着我的脚步,亦步亦趋地跟着我,在我不动的时候喜欢躺在我的脚背上,而我,则喜欢你依赖我的样子。

在这…

阅读(6953) 评论(1) 推荐(3)

安城:

一位普通的工厂人员。

那天,他清楚地记得木槿的癫狂。

“爸爸!她是谁!她凭什么坐在那!?”

月被她抓着头发就给拖到地上。我从没想过,安安静静的木槿,竟然有这么邪恶的一面。

木槿甩了月几个巴掌后,又疯狂想用脚踢。我立即反应过来把她拉开。

“你不能这样对她,她怀了你弟弟!”

木槿愣了,喃喃的说道:“妈妈该怎么办”

“你不配!”木槿对月如是说道。那凶狠的表情我或许…

阅读(2408) 评论(2) 推荐(0)

梨花院落

漫天花白

纷扬而落的

是数不清的惆怅

斯人独倚

清丽何兮

望尽那漫天飞雪

望穿那似水悠扬

却望不见

记忆里的容颜

踏马而来

纵有万里青山

却也不及

你眼角上扬的分毫

我自是韶华倾覆

只为许你一声

“我来了,你可安好”

自此

只得一人心

白首不相离…

阅读(3361)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