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有这样一件事,让人难以忘怀。

审判台上端正的坐着三名法官,当事人席里,相对而坐的原被告正在进行激烈辩论,唇枪舌弹,针锋相对,庄严的法庭上增添了许多紧张的气氛,但这气氛还不能感染在场的每个人,使他们都产生兴趣,审判庭的某个角落窜出了一曲颇具特色的鼾声,旁听席上哄堂大笑。审判长当即敲下法槌,“哒”的一声,大庭霎时肃静。有一名法官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另一名法官协助审判长发出警告:“旁听人员…

阅读(1051) 评论(0) 推荐(0)

身体是本钱。没有一个良好的身体,什么也做不成。这话我信了。

那时,消瘦属于我的体形,一米七的个儿不算太低,可仅有五十公斤体重,轻而不巧,头昏脑胀,死气沉沉,厌食恶劳,无所事事,多愁善感,心烦意乱,爱与人争高低论长短,好比是戏剧中的懒汉二留子,谁见谁烦。有病吧?什么病呢?好多医生也说不清楚,竟开些补中益气的药,健脾开胃的药,健脑安神的药,活血化淤的药,停了这个换那个,结果都没用,吃得我更加难受,…

阅读(1408) 评论(0) 推荐(0)

人是什么?人自以为自己是特殊的东西,会发明创造,能主宰世界,可谓高级动物也。而在非人的物质看来,人同样是自然滋生繁衍消亡,只不过也是个过程,正常获得和释放能量而已。谁对谁错?只有造物主最明白、最清楚。

物质的世界本无数,也无量,是人有才,创造了数量这个概念,如:一、十、万、纳米、公尺、光年等等。试问:人占数量如何?百年寿命算个什么,五千年文明又如何,在物质宇宙的发展过程中算沧海一滴吧,可能也大…

阅读(5280) 评论(0) 推荐(2)

小的甚微,胆子真大,分明是要叮熟睡的我了,却哼着小曲,翩翩起舞,不以为是猖狂忘形,竟然落在我眼皮底下的鼻尖之上,扎个小势,便将其锋利的口器刺入我的皮下,注入毒素,扬扬自得地吸食营养。

我受刺激,本能地挥手抓挠,狡猾的它觉察不利,起身飞至墙壁,观察动向,伺机重来。此时,发现了它的我举起蝇拍,只听“叭”的一声,卧室墙壁上仅留下小小的一摊血肉泥,一个生灵就此消失。

复仇了,我却不怎么高兴,——打…

阅读(2161) 评论(0) 推荐(1)

长时间伏案之暇,放松片刻,我哼唱着毛宁的《晚秋》,透过办公楼明亮的轩窗,面对高大耸立的建筑群中景色宜人的永安广场,思绪万千。浅蓝高远的天宇,灿白耀眼的阳光,丝丝浮云,习习秋风,花草林木,奇石灯塔,合着音乐节奏喷出的泉水,不同的人物形象映入眼帘,诱发人对美的执迷,稍不留神,还能得出点感悟来。可不是,几片落叶就震撼了我的心。

广场边粗壮高大的梧桐树上,有几片黄褐而弯曲的梧桐叶,辞别枝杈和同伴,像载…

阅读(4183) 评论(0) 推荐(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