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别人其实很简单

学校的传达师傅是位五十多岁的企业下岗职工,半年前受聘来做保安兼收发报纸的工作,每天他把报纸送到办公室的时候,我都要说上一声“谢谢”,有时在路上碰到时,我都会说“我顺路梢着吧,不麻烦你了”。记得第一次他给我送来报纸时,我说了一声“谢谢”,竟然把他说楞了,怔了一怔后才满脸通红地回了“不客气&rd…

阅读(6316) 评论(0) 推荐(2)

“新年到,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小闺女要花,小小子要炮,老头要个新毡帽。”这首儿时过年时经常唱的童谣,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深处。

记得买盒火柴都要“票”的小时候,最渴望的是过年。因为只有过年才可以吃上平时很难吃上的肉,才可以吃上平时很难吃上的白馒头,才可以穿上平时很难穿的新衣服,才可以得到平时难以得到的“零花钱”,才可以&h…

阅读(13353) 评论(0) 推荐(5)

落日黄昏,是一幅美丽的画。

伫立在黄昏的窗前,脑海里不经意掠过江南水乡的小桥,不经意浮出流水的潺潺,迎着萧萧的风,衣袂飘行在日落的古道中,脑海里难以抹去小巷深处的人家,小巷深处的你,尽管那匹瘦马带我浪迹天涯。

落日黄昏,是一首优美的诗。

伫立在黄昏的窗前,雕花的窗棂半掩着那轮淡淡的斜阳,它曾在春风里洒脱过,在夏风里浪漫过,在秋风里翔舞过,在寒冬里飘荡过。我伸出双手采撷一束黄昏的声音,让…

阅读(4797) 评论(0) 推荐(0)

离乡二十多年,每每梦中飘荡起故乡的青山、故乡的绿水时,总能梦到弥漫在房舍上的袅袅炊烟,每每梦中游走着故乡的红砖、故乡的黛瓦时,总能梦到家家户户烟囱里徐徐盘旋的袅袅炊烟,每每梦中涌动着故乡的小桥、故乡的流水时,总总把记忆定格在几里之外就能看到的百缕炊烟。二十多年过去了,故乡的炊烟象一根丝线,一头系着家乡,一头系在我的心上,陪伴我度过漫漫岁月,成为我生活中难以忘却的美好回忆。

清晨,缕缕炊烟袅娜在…

阅读(5331) 评论(0) 推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