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河,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叫沂河(不是临沂的沂河,但也流向临沂地区,唐村水库。)它的源头在孔子的出生地——尼山,那有一个尼山水库。

那天,中午的时候,下了场暴雨。正是孩子们午睡的时间,于是我难得有闲到窗前去看雨,只是一小会的功夫,街上已经汇成一条小溪,接着水面慢慢变宽就成了一条小河。浑浊的水,带着些垃圾,急急的朝一个方向流去,遇到受阻的东西,打一个旋,再向前流去。这让我想起了家乡门前的大河…

阅读(4839) 评论(0) 推荐(2)

很多的时候,我不快乐,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心里装了太多的事。

我不快乐的时候,没有语言,只有些许的文字,模糊且不成形。正如很久以前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所说,你的散文很散,但很不错的是,某一些文字还是有些美的,就是有些忧伤。我很悲哀不能文字完整的表达我的思想,那些压抑着的不快乐。文字是我的最爱,我却用它表达着我的不快乐。

如果我能像安妮宝贝的<;再见,时光>;里的那个女人一样也好,可以…

阅读(2157) 评论(0) 推荐(0)

十年,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时间概念,仿佛很久,很远。

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计算这十年的时光,是越远越淡,还是越久越浓?我在忙碌,不曾停歇,于是不去怀念。自以为对于往事藏得很深,轻易不去触及。

十年的岁月里,我模糊了“爸爸”这个称呼,因为再没有开口叫过。给他上坟时,也只是闭着嘴默默流泪,好像“爸爸”这个词,对我已经陌生,在我心里再不会存在。如今提笔依然艰难,我很少写关于回忆,关于父亲的文章。甚至在…

阅读(4224) 评论(0) 推荐(0)

不看曾经的文字,难嘲笑彼时的心情,终会了结该了的结,褪变、剥落,干干净净。无谓此时的心情,只要别再揭旧日的疤,我想伤口终会愈合。

那么让它愈合吧,好吗?忘得干干净净,好吗?我总是这样反问着自己。

人生永无可能只如初见,那一刻的惊艳终会因为熟悉而淡忘。如果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心里会不会想,再勿见?再勿见,宁愿人生不相识。

很难相信永恒,有时候,爱情就像是一个保质期很短的食品,随着时间腐烂…

阅读(4051) 评论(0) 推荐(1)

终于远离了沉默寒冷的冬

在柔柔的风中

我伸展瘦瘦长长的身躯

披上一身的春季

你在我身旁走过

投下阳光般温暖的一瞥

顷刻我瘦长的身躯上

挂满粉红的心事

盛开似你的微笑

塞满我的记忆…

阅读(268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