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坐在石阶,和身影一起等待。脚下的故事,是脆弱的青苔。熙攘的虫蝉,都已偷偷离开。烟蒂是悲哀的长度,在悄悄修改。我没有哭过,酒瓶里的绝望还在。诗行就此断章,过往的一页真的不该···月光纯洁的不明不白,是谁颠覆剧本的梗概?幸福和绝望,蒙太奇的太快。今晚的泉城太过阴霾,阴霾的承受不来。红灯绿酒,却是空虚的素材;嬉笑怒骂,要什么文字来缅怀。受够了捉弄的编排,宽慰贫乏的无精打采。男人一醉谁买?心可以冷却,不…

阅读(3725) 评论(1)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