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一位好朋友聊天,他说我变了,语气那么狂躁。我不禁回想起一个月以前的事情。因为那时的我,才是真正狂躁的我。只是紧紧如此,我的内心却跌进了一个很深的渊谷。至于为什么,这一切我都来不及去查找原因了。

其实我是平静的,因为能够气我的人已经不在了。曾经觉得那么多不可原谅,不可降低的底线,如今却是像地平线般消失。而真正的,我是在失眠之中度过着这样的一个月。每当深夜未眠时,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人可以把自己…

阅读(1580) 评论(1) 推荐(1)